数字美术馆

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年度提名——2010陈文骥

2010-11-30~2010-12-19

展览时间:2010/11/30 - 2010/12/19 ...更多

卢浮宫藏意大利文艺复兴珍品展——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

2010-11-28~2011-01-23

展览时间:2010年11月28日至2011年01月23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主办单位:卢浮宫博物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协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主要赞助机构:盈科大衍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其它赞助机构:宝华建业集团有限公司保华建筑营造有限公司中国建筑工程(香港)有限公司华润营造有限公司展览得到法国驻华使馆的大力支持开幕时间:2010年11月28日下午3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于2010年11月28日至2011年1月23日举办“卢浮宫藏意大利文艺复兴珍品展——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该展览由中央美院美术馆与卢浮宫博物馆联合主办,展出卢浮宫收藏的十五至十六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素描、版画、雕塑作品共121件,内容涉及人物肖像、创作手稿、书籍插图、建筑草图、纹样设计等多个方面。此次展出的作品是卢浮宫文艺复兴藏品中非常珍贵的部分,其中有几件版画作品是当今世存的唯一版本,并是首次在卢浮宫以外的地方展出。此外,展品中还将包括“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的作品数件。 该展览的作品全部来自爱德蒙·德·罗契尔德男爵向卢浮宫博物馆捐赠的个人收藏。爱德蒙·德·罗契尔德男爵出生于1845年,他是法兰西艺术学院成员、法国著名收藏家以及法国艺术事业的重要推动者。他将其毕生收藏的超过40000件版画、3000件绘画以及500本插图书籍捐献给卢浮宫博物馆。该展览由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负责人、卢浮宫博物馆铜版画研究专家帕斯卡·托莱斯·戈尔迪奥拉先生担任策展人。 此次展览是中央美院美术馆与卢浮宫博物馆的首次合作。双方希望通过这个展览,呈现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们充满活力的创作精神,他们对于艺术风格的深度思考,对于身边事物的广泛兴趣与研究,以及在艺术以外的其它领域,如建筑设计、书籍装饰等方面展现出的无比丰富的奇思妙想。此外,中央美院美术馆还将充分利用身处中央美院的这一优势,调动美术研究与教学资源,围绕展览开展多样多层面的研究与公共教育活动,使得该展览能够成为艺术学生、艺术家、艺术史论研究者以及社会各界艺术爱好者近距离欣赏与深入研究文艺复兴艺术的极好机会,并引发这一欧洲艺术史上最宝贵的财富与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之间新的交会与对话。  卢浮宫藏意大利文艺复兴珍品展  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  前言  王璜生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这次,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有幸迎来了卢浮宫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珍贵作品展览,这些藏品原为著名收藏家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于1935年捐赠予卢浮宫博物馆永久收藏,这批捐赠包括三千多件艺术大家的素描,四万多件版画、手抄本及珍本书籍,因而这些藏品后来被誉为“版画博物馆”。这次来我馆展出的作品是从这数万件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品中围绕文艺复兴专题精选出来的,这一专题展览是首次到中国展出,而且在中央美院美术馆展出后就马上返回卢浮宫,这足见这些藏品及这一展览之珍贵难得!  在筹备这一展览过程中,我们一层层地深入感受这些来自于文艺复兴这样历史和人文深处的作品的魅力,并思索着这次展览及藏品的特别意义。我认为,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特别留意:  一,我们似乎非常难得能够如此近距离地与文艺复兴时期包括“三杰”等艺术大家们面对面地接触交流,在他们画面轻盈而富于力度的线条笔触中,感受和接纳到一种超越于时间和空间的大师气息和艺术生命的体温。  二,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是由丰富而复杂的细节和内容构成的,其实,我们以前也许对这一时期的文化现象比较容易停留在概念化和书本化的认识层面上,这次的展览可能为我们提供多方面的资料和信息,使得能够更全面地感受和解读文艺复兴的艺术及时代脉搏。  三,收藏家爱德蒙•德•罗契尔德的收藏理想、收藏经历、及所建立的藏品系统,还有其家族对国家文化建设的无私贡献,这可能为中国有志于收藏及文化的人有着样板的意义,收藏的意义在于一种文化历史的眼光、学识、胸怀和理想。  四,爱德蒙•德•罗契尔德的后人对国家博物馆的巨大规模的捐赠,从而与国家的文化机构达成了对藏品保护、使用、研究、发扬光大的规范化的管理契约,这形成了博物馆化的对待文物及捐赠的相关规则和规程。  五,从这一展览和出版物中,我们可以进一步地看到西方的美术馆博物馆对藏品研究的严谨学术态度和成果,对藏品的背景资料、图像分析、艺术家研究等的富于史学见识及责任的博物馆方式,看到博物馆之所以为博物馆的意义。  我们期待这一展览能为大家对文艺复兴艺术的具体真切的了解,对中国的美术馆建设及社会大众对美术馆博物馆的认识起到一定的作用。  衷心感谢卢浮宫博物馆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意义重大的展览!感谢爱德蒙•德•罗契尔德先生及家族的无私奉献!感谢策展人及研究者帕斯卡•托莱斯先生等参与者!感谢为这次展览的中国之行提供赞助支持的机构和个人! 2010年11月11日于中央美术学院 前言二   亨利•卢瓦莱特   卢浮宫博物馆馆长   1935年12月28日,爱德蒙•德•罗契尔德男爵的继承人将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捐赠给卢浮宫博物馆,而这项收藏即将第一次来到中国展出,本次展览也将延续卢浮宫博物馆几年来实行的与中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政策。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北京的朋友们将有幸欣赏到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一系列重要版画素描作品,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对这一时期有着完美的展现。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罗贝塔,这些神秘的艺术大师,此次由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构成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展将要谱写一曲他们的颂歌,但佛罗伦萨早期画室的作品也是不容忽视的,这里制作的版画往往没有标明艺术家的名字,但是在西方艺术史上却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此番承办的卢浮宫展览采取了一种独特的做法,首先由帕斯卡•托莱斯先生负责展览的科学研究,他是卢浮宫博物馆爱德蒙•德•罗契尔德收藏的研究员,同时也是这次展览的策展人,在保证高质量科研的同时,我们选择的展品往往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富盛名的大艺术家举世闻名的一些作品。因此,我们希望该展览不仅能吸引美术专业的学生来走近15世纪意大利大师的杰作,同时也希望给尽可能多的北京公众一次特别的机会,来了解享有全球声誉的卢浮宫博物馆所保存的一些颇具影响力的作品。 因此我尤为希望感谢以下给本次展览提供了必要帮助的人士,首先是我们的忠实友人李智康先生,他始终给卢浮宫博物馆提供支持,以及保华建业集团有限公司、保华建筑营造有限公司、华润营造有限公司和中国建筑工程(香港)有限公司这几家企业,没有他们的慷慨相助,本次展览将无法成行。我还要感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先生对于这一项目给予的大力支持。 我们还同样希望感谢法国驻华大使馆长期以来提供的高效协助。 在接下来两个月时间里,我祝愿前来中央美院美术馆参观的人们能够尽情欣赏这些佳作。  ...更多

齐白石——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2010-10-15~2010-11-12

展览时间:2010年10月16日至11月12日开幕时间:2010年10月15日19:00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B主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市文物公司  承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协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国家艺术与文化政策研究所、北京画院美术馆  学术主持:余丁  展览策划:唐斌、赵锐  《齐白石——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展览将于2010年10月15日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是纪念中央美术学院命名六十周年,北京市文物公司成立五十周年的系列活动的重要呈现。展出作品103件,集中了中央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和北京市文物公司所藏齐白石精品、信札以及部分珍贵的文献史料和影像资料。  本次展览不同于以往单纯按照编年史顺序或题材分类的展览理念,意在通过社会学的考察方式,突出齐白石人格及其艺术中所具有的“人民性”特点。按照“人民性”的四个渐进层次,以四个不同的主题:“人民一员——自然天性 质朴从艺”;“独立画家——个体精神 智慧营生”;“世界公民——艺为天下 国际扬名”;“人民艺术家——群众中来 群众中去”作为展览基本架构。通过精心选择的作品、实物资料以及对齐白石的同道、朋友、学生等的采访视频,再次印证齐白石作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大家的身份,同时更着力于呈现齐白石与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市文物公司、藏家以及他与当时文化界、政界、商界等人士的交际往来,从而探究齐白石所获得的“人民艺术家”至高荣誉背后暗含的社会学意义,以期为齐白石艺术的研究与收藏提供新的课题与着眼点。  此项展览也是“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藏精品系列展”项目的延伸,我们将以多种方式与美术馆、美术机构和美术学院等合作交流,最大程度的发挥藏品的学术价值和公共教育作用。藉此展览,我们将编辑出版《齐白石——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一书。精彩十月,值得期待。 ...更多

造型——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教师作品展

2010-09-07~2010-10-07

展览时间:2010年09月07日至10月07日开幕时间:2010年09月07日15:00主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  承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策展人:宋晓霞展览指导委员会主任:潘公凯委员(按姓氏笔划排序)广 军、朱乃正、孙为民、孙红培、孙家钵、孙景波、杨 力、杜 键、邵大箴、钟涵、徐 冰、袁运生、钱绍武、董长侠、靳之林、靳尚谊、詹建俊、谭 平、谭权书、 潘公凯展览学术委员主任:刘小东委员(按姓氏笔划排序)王华祥、王璜生、刘小东、吕胜中、吕品昌、陈文骥、苏新平、宋晓霞、展望、徐冰、高天雄、曹力、隋建国、谢东明、谭 平展览组织委员会主任:苏新平委员(按姓氏笔划排序)王少军、王颖生、李 帆、孙逊、 吕胜中、吕品昌、刘商英、张伟、 张烨、苏新平、袁元、唐晖、高天雄 、曹力、谢东明传承与发展——写在造型学院教师作品展之际   苏新平   造型学院是2003年成立的,共包括六个系,分别是油画、版画、雕塑、壁画、实验艺术和基础部。造型学院除实验艺术系和基础部是新建立的以外,其它四个系都是美院传统核心专业,所以造型学院虽然组建不足8年,但是它的历史与美院的历史是一致的,悠久而又辉煌,并且传统积淀十分深厚。   回顾历史,中央美术学院的造型艺术教学与艺术创作在全国一直起着引领和示范作用,徐悲鸿、吴作人、董希文、靳尚谊等前辈所倡导的“关注现实、服务人民”和“为中国造型”的思想和方向,至今影响着全国的艺术教学和艺术创作。前辈们所创作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开国大典》等作品,不仅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力,而且已经成为了中国美术史的经典之作。而新一代名师的不断涌现,则显示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事业的后继有人和未来发展的美好前景,我们不难看到今天活跃在教学第一线的新一代名师、他们的教学研究和艺术实践成果同样在全国艺术教学和艺术观念方面发挥着引领和示范作用,而且他们的艺术作品在国际艺术领域也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力。   进入新世纪以来,虽然面临国内外社会、文化的迅速发展对造型艺术领域不断提出新的要求,以及造型艺术自身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诸多新的问题和挑战,但是造型学院广大教师并没有迷失方向,也没有一味的迎合、盲从潮流,而是以理性的态度、包容开放的心态和与时俱进的精神从容面对,并且在继承与发展的关系中,在艺术史演进的逻辑中,严肃认真的思考着自己的艺术取向,追问着艺术的本质,坚持着自己的艺术追求,在实践中不断的摸索各自的艺术发展之路。$page$   今天造型学院举办教师作品展览,就是为了全面展现每一位教师的艺术研究及实践的成果,也是向社会展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实力的重要举措。尤其在文化、艺术多元化发展的今天,举办这样一个大型展览,对于加强教师凝聚力,坚定艺术理想和信念,推动艺术思考和实验的水平与高度无疑有着积极的作用。   我们清楚,造型艺术是一个国家文化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由于中央美术学院所处的地位,造型艺术学科的发展必须走在时代发展的前沿,这是时代发展对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科教师提出的要求,也是每一位老师肩负的历史使命。因此,今天的造型学院教师在锐意进取的道路上既要清醒的回望过去,更重要的是面对今天和未来,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为中国造型艺术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更多

错构•转念——穿越杜尚

2010-05-25~2010-06-25

错构·转念——穿越杜尚 展览时间:2010年05月25日至06月24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1F、3F  主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 学术策划:徐冰  王璜生 策展人:  汪辉 展览统筹:杨杰  吴鹏 艺术的边界(自序) 这个展览所讨论的是一个理论问题:艺术的边界在哪里?在西方古典艺术中,艺术与非艺术、艺术与生活的边界是清晰的。但到了二十世纪,这条界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艺术作品的边界大大地拓展了,艺术与非艺术的边界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传统的艺术史叙事方式在面对当代的艺术现象时,已显得捉襟见肘,难以为继。八十年代以来,“艺术的终结”作为一个发人深省的话题在艺术学领域中提出来,正是这种巨变的反映。时至今日,中国艺术出身在中西古今多维度的矛盾与张力之中,艺术的边界问题已经深刻地关系着中国艺术以至全球艺术的发展前景。 本展览分为四部分:一是带有“宇宙飞行器”的装置,讨论中西方不同的文脉语境中对艺术审美的不同理解与心理过程;二是“水墨荷塘”系列,讨论中西方已有的多种艺术形式在未来的审美超越中所具有的作用与功能;三是“‘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展览设计’的部分碎片”,讨论现代艺术与现代设计的边界与混融;四是“中国现代美术之路文献展”,讨论一百年来中国现代美术的范围与结构演进。——四个部分以“艺术的边界”问题为贯穿线索,试图以观念艺术展的方式,抛砖引玉,来为有志趣于此的同道们的理论研讨提供一点兴味和佐证,一个批评的靶子。 潘公凯 2010.5.24$Page$ 关于《错构?转念—穿越杜尚》 2005-2006年,潘公凯约我谈过几次现代艺术史的写作问题。在他提出的四大主义(西方主义、融合主义、传统主义、大众主义)中,他对以齐白石、潘天寿等为代表的“传统主义”与在现代中国革命中形成的“大众主义”艺术给予特殊的重视。他的方法是将这两种艺术潮流视为对中西碰撞与现代性事件的独特回应。现代艺术中的上述四种潮流都是同一事件的产物,但为什么不是西方主义(也包括五、六十年代的全面学习苏联和八十年代以后新潮美术的全面转向西方现代、后现代主义艺术)和融汇中西的主流实践,而是传统主义与大众主义这两个潮流,在潘公凯的叙述中更具中心地位? 经过多次的讨论,潘公凯用“自觉”这一概念表述现代中国艺术之路。“自觉”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它所体现的历史内含却很具体—这是对文化的自觉、对历史处境的自觉,而在这个对于自觉的表述中隐含了一种抵抗与投入的辩证法:现代中国的艺术精神包含着对于“西方”的抵抗,但这个“抵抗”不能被界定为对现代的拒绝,毋宁是进入现代的方式—如果现代性意味着某种主体性的诞生的话,抵抗也正是获得这一现代主体性的方法。在这里,“西方”不是指一个以欧洲及美国为中心的地理性的存在,也并不单纯指涉从希腊时代绵延至现代欧美的历史文明(已经有无数的学者论述过这个作为整体的“西方”概念的虚幻性),而是一种在19-20世纪渗透全世界、也渗透中国的霸权性的历史形势,一个在任何地域和历史条件下都无法逃避的巨大压力和挑战;它在经济上的体现是各种形式的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在政治上的体现是以西方霸权为中心的、殖民的或后殖民的民族国家体系,在文化上的体现是以上述政治、经济和军事霸权为依托的西方中心主义。在艺术领域,这一套现代体制通过合理化的分工(学院制度、博物馆制度、艺术市场制度、艺术家作为一种职业身份的体制),将艺术和审美从其他社会生活领域中分化出来,并在艺术史的领域确立了一套描述历史的框架、准则和以现代性为中心概念的等级关系。 潘公凯所谓“自觉”正是对于这一历史形势的自觉。六十年代以降,在冷战的格局下,日渐完备的资本主义体制出现了深刻危机,学生运动、反战运动、环保运动和各种反体制运动风起云涌。在政治、文化、艺术等各个领域,我们见证了一系列打破国家与社会、理论与实践、艺术与生活、文化与政治等等由所谓现代性的“合理分化”所创造的边界的尝试。在激进的左翼方面,中国的文化革命与西方社会的学生运动相互呼应,无论如何评价这一规模浩大的六十年代运动,通过激进的文化和政治运动,重建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正是这一运动的思想内核之一;在温和的哲学思考中,东方的智慧—尤其是藏传佛教及其修行实践—提供了一代年轻人重新思考自然与人类、理论与实践、个体与社会等等现代性二元论的契机。在艺术领域,打破艺术与生活的边界、重新激发艺术的政治性并使之成为介入社会生活的方式的努力声势浩荡,绵延不绝。潘公凯试图“穿越”的杜尚正是这一艺术潮流的始作俑者之一;他将自己的作品的副标题确定为“穿越杜尚”也证明他事实上已经将自己置于这一脉络之中寻求新的突破和超越。$Page$ 也正是在这个脉络中,我看到了潘公凯的“错构?转念—穿越杜尚”与他对现代艺术史的思考之间的关联。事实上,他“穿越杜尚”的努力与现代艺术史中的传统主义和大众主义之间有着某种“断裂性的关联”。作为对于现代性的回应,重新回归传统文人画传统,不仅体现在对于传统笔墨技巧、写意方式及题材的忠诚,而且更在对于文人的生活方式的再发现—绘画对于传统文人和士大夫而言不是一个独立的领域,而是一种修身的方式,不是一种职业身份,而是一种内在于生活常态的实践;文人画的技巧、构图、意境和题材无不显示着画者的政治态度(这里所谓政治是在其最广阔的意义上理解的,即便是出世的取向也可以被解读为政治,因为其中隐含了对社会生活的判断和介入方式)、价值取向和情趣。同样作为对于现代性的回应,大众主义以其独特的形式实践着艺术对社会生活的介入。在大众主义的艺术实践中,不但包含着通过大众动员形成参与性政治的努力,而且也体现着一种截然不同于资本主义劳动分工的艺术形态—艺术不是作为与政治、经济、社会和其他日常生活领域判然有别的领域,而是作为政治实践、经济实践、文化实践的有机部分确立自身的角色的;艺术家不是作为与政治家、劳动者、士兵或其他社会身份截然不同的身份,而是作为其中的一员投入政治、文化与社会生活的洪流的。二十世纪的艺术历史,尤其是中国的艺术历史,正是一个不断界定边界与打破边界的过程。$Page$ 伴随着六十年代的政治冲动的退潮,打破边界成为当代艺术与自身对话的方式和母题;现代社会所创造的艺术体制与国家、市场、教育和其他传播体制相互渗透,但这一相互渗透的前提恰恰是学院体制、市场体制、博物馆体制、策展人体制等为框架形成的艺术领域的扩张。艺术的领域空前地扩展了,从前不属于艺术的行动、方式、技巧、质料、物品统统被纳入了艺术内部;但这一发展导致的是艺术边界的扩展和重构,而不是边界的消失。艺术家作为社会身份、艺术品作为商品必须以艺术及其边界的保持为前提。在一个去政治化的时代,发端于对于资本主义体制的挑战的艺术运动最终也被纳入了这一体制内部,以致这一时代的最为杰出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都必须在这一体制内部展开对于这一体制—包括艺术体制—的反思。当代艺术的深刻的反讽性正是这一状态的表达。潘公凯为他的《错构?转念》所写的提示语为“这是我的作品?这不是我的作品”恰当地呈现了当代艺术在艺术与生活的边界问题上的反讽状态。 当潘公凯将杜尚等现代艺术的“错构”与“转念”相区分/关联的时候,他试图用一种视角的转换来解决这一反讽状态。换句话说,他将是否存在艺术与生活的边界这一“客观问题”转化成为一个“主观判断”的问题,用禅宗的智慧回应现代艺术体制对艺术边界的强制界定。潘公凯在艺术史的书写中试图重构“传统的现代性”来建立自身与现代性之间的联系,但这一联系既不是通过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模仿来实现,也不是通过简单地回到传统来达成,毋宁是以断裂的历史条件为前提,将接续传统作为一种使命、一种对当下处境的自觉来实践。按照最初的构思,在《错构?转念》与他的残荷图之间用断续的、逐渐加强的点和线连接起来。在这里,点与线不但是中国文人画的基本要素,也是意味着一种断裂性的联系—一种在当代条件下对传统的探寻和创造。当代条件意味着与过去的断裂,而对传统的探寻或重构传统则将连续性置于主观能动的状态之下。艺术边界问题只能在能动的挑战中才能获得其意义—与其说艺术与生活的边界消失了,不如说持续地质询这一边界并通过这一质询激活对艺术传统与当代世界的思考,才是重提这一问题的意义所在。 “这是我的作品?这不是我的作品”,这仍然是一个问题。 汪 晖 2010年5月26日于清华寓所 ...更多

让我们荡起双桨——馆藏中央美术学院20世纪五十年代师生作品展

2009-12-28~2010-03-07

展览时间:2009年12月28日至2010年03月07日 ...更多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