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士的两幅肖像画及其他(上)

2012年11月27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主办的“馆藏国立艺专精品陈列(西画部分)”开幕,其中有李毅士(1886—1942年)的《陈师曾像》(图1)与《王梦白像》(图2),均作于1920年。这是极为难得的两件油画作品,有种种细节传递出相关的历史信息,为我们重新梳理20世纪早期中国美术史,沟通各种史料提供了有力帮助。现择其一二,略加陈述。

李毅士.png

图1  李毅士,《陈师曾像》,布面油画,130×70cm,1920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李毅士2.png

图2  李毅士,《王梦白像》,布面油画,117×76cm,1920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1920年前后的陈师曾与王梦白

当我看到李毅士这两幅肖像画时,想到的问题是:李毅士何以选择陈师曾(1876—1923年)与王梦白(1888—1934年)为绘画对象?一般而言,肖像画受委托的可能性很大,但这两幅画并不为家属所藏,而是在学校的库房中发现(1)。尽管我们不知道其流传过程,也不知道其是否有委托,可至少说明画家与绘画对象之间存在较为亲和的关系,而不仅仅是同事;甚至这两位被画者之间的亲密关系,也在李毅士的笔下被提示了。联系到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创办之初的历史,联系到1920年前后的北京画坛,这种提示就有了另一层的含义。

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创办于1918年4月,1922年10月正式改为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李毅士是在1919年与吴法鼎一起由蔡元培推荐到校任教,在当时,吴法鼎应持长教务课,而李毅士则在专门部西洋画科任教。李毅士先后毕业于英国格拉斯哥美术学院及格拉斯哥大学物理系,获双学位,专业科班出身。李毅士1916年秋回国,即在北京大学理工学院任教,1917年兼任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与陈师曾认识。而陈师曾年长李毅士10岁,以名望及资历论,李毅士应以陈师曾为重。在1919年,陈师曾与李毅士几乎同时任教北京美术学校,只是陈师曾仍是兼职,同时还兼职北京高等师范图画手工专修科,教授中国画及中国美术史;而李毅士也在该校兼职,教授西画。(2)连续三四年在一起共事,虽然各擅中西绘画,但相互间的赏识与交谊,对于出身世家、且有谦谦君子之态的陈师曾与李毅士,便在情理之中。故而1920年,李毅士为陈师曾画像,无论其动机或缘由如何,最后陈师曾还是坐下来当了模特。这一幅肖像也并没有为陈师曾取走。

而李毅士为王梦白画像,估计有陈师曾的因素。因为陈师曾与王梦白为知交,且王梦白于1920年到北京美术学校任教,还是陈师曾推荐。王梦白,名云,字梦白,号破斋主人;比李毅士小两岁。祖籍江西丰城,生于浙江衢州。幼年丧父,到上海谋生,在灯笼店、钱庄当学徒,同时喜欢画画,初学任颐,并受吴昌硕指导。民国初年,王梦白到北京司法部任录事,并参加余绍宋组织的“宣南画社”雅集活动。余绍宋就是衢州人,1915年任司法部次长,画社成立于是年,以司法部爱好书画的林宰平、粱和钧等同仁为主,请汤定之(1878—1948年)为艺术指导,每周聚会一次,吟诗作画。此后,陆续赴京的衢州人徐瑞徵(心庵)、汪溶(慎生)、方炜(仲先),以及流寓京城的陈师曾、梁启超、姚茫父、金拱北、贺良朴、林纾、萧俊贤、陈半丁、沈尹默、萧嵋、郁曼陀等人,都相继参加画社活动。陈师曾与王梦白的相识是否在宣南画社,抑或因为吴昌硕的缘故(陈师曾也是吴昌硕的学生)或老乡的关系(王梦白喜欢自称“江西佬”),尚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陈师曾赏识王梦白。据说,梅兰芳拜王梦白为师学画,就因陈师曾的推荐及罗瘿公的介绍。现在还留存一幅陈师曾与王梦白合作的画,上有陈师曾的题跋:“雨后双禽来占竹。白香山句。梦白画禽,师曾画竹并题记。”下有两印:一白文“王云之印”,一朱文“师曾”,但无年款。(图3)不知为何,陈师曾就喜欢为王梦白补画竹子,也常合作,但题款多出陈师曾之手。据凌叔华回忆,癸亥(1923年)正月,她同江南苹一起做东请画家笔会,陈师曾率先开张,画几笔墨竹便让王梦白补画一只猪。随之,陈师曾便题曰:“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若要不瘦亦不俗,莫如竹笋烧猪肉。”(3)在此二人外,参加这次雅集尚有陈半丁、姚茫父、萧厔泉、齐白石、金城、周养庵诸人。

1548923670334669.jpg

图3  陈师曾、王梦白,《禽竹图》,纸本彩墨,年代未详

那时的王梦白与齐白石,都是陈师曾所赏识的。众所周知,1922年4月,陈师曾赴日本东京参加第二回中日联合绘画展览会,带去齐白石的画,以高价悉数售出,让齐白石名声大振。可在这之前,王梦白在北京画坛的影响可能高于齐白石。因为齐白石于1917年5月到京才结识陈师曾,10月又返湘潭,直至1919年初再来北京,住法源寺,以治印卖画为生。此后连续三年,齐白石每年都在京城与湘潭间往返,1922年5月才接家人同住北京。因为木匠出身,也因为这种漂泊的生活状态,必然使齐白石介入北京画坛得有一个过程。除了陈师曾的赏识外,齐白石自身的才情与努力也很重要。那时,齐白石的画价不高,只有北京一般画家的一半。故而1920年,他曾托胡鄂公(1874—1951年)请吴昌硕为其写“润格”(4)。2013年1月18日,中国美术馆的“群珍荟萃——中国十大美术馆藏精品展”有一幅齐白石“临”王梦白的画,被观众称为两者间的“PK”。其实,这种“PK”是单方面的,也不对等,即齐白石想与王梦白较劲,而王梦白并不知情。王画在先,是偶一试笔之作,如其题跋:“美人颜色近如何,背面含情羞态多;莫是檀郎太薄幸?桃花红雨几消磨。予年来不作美人久矣,偶过君异画室,试为写此并题一绝句,未免太过香艳也。梦白”(图4)而齐白石则不然,可见其题曰:“年年春至愿春留,春去无声只合愁;夫壻封侯倘无分,闺中少妇岂忘羞?此幅乃友人索余临王梦白,予略所更动,知者得见王与予二幅,自知谁是谁非。因老年人肯如人意,有请应之。白石齐璜并题记”(图5)两幅均无年款,但在展签上,王梦白的画注为1915年作,那齐白石的画估计则在1917年后了。就绘画手法而言,王梦白的画“快”,而齐白石的画“慢”,从容应对,颇费心思。王雪涛就说他的老师王梦白画有“三快”(眼快、手快、心快),果不其然,这幅画的笔墨就很简约松动,也很飘逸,随意挥写,见其才气,而气息与齐白石截然不同。齐白石为何在意其是与非?若不是因为闲人碎语,便由于王梦白当时的声望,使齐白石不以为然,暗中较劲,而这种心态在1922年之前都有可能存在。

1550635172802550.jpg

图4  王梦白,《背面仕女图》,纸本水墨,129.5×33cm,1915年,中国美术馆藏


图5  齐白石,《纨扇仕女图》,128.5×34cm,纸本水墨,年代未详,北京画院美术馆藏.jpg

图5  齐白石,《纨扇仕女图》,128.5×34cm,纸本水墨,年代未详,北京画院美术馆藏

1922年北京美术学校“升门”后,陈师曾、王梦白、李毅士等人还在学校任教,且王梦白持续教学至1924年因北京美术专门学校停办才离开,那是他在事业上如日中天的时期。而陈师曾、李毅士何时离开北京美术专门学校?从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中,可找到1923年11月13日京师警察厅的一份抄报,附件有《阿博洛学会简章》,里面标注“阿博洛学会”成立的日期为1923年10月20日,在“主任人姓名地址履历”一栏则记为:“李毅士,英国格兰斯哥美术学校毕业,曾充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教员,现充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北京师范大学教员,住西四牌楼砖塔胡同口袋底四号。”(5)通过这条记录,可知李毅士在北京美术(专门)学校任教的时间,也就是1919年至1923年上学期;或者说,他在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成立一年后便离开了。在《阿博洛学会简章》中还列有职员名单,如李毅士、王毓修、吴新吾、陈启民、王子云、郭云之、王悦之、王之英、钱稻孙、钱铸九等10人。其中,王悦之和吴法鼎(新吾),也是在1923年9月与李毅士一起被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校长郑锦辞退,并由此引发学潮(6)。 而在这时,他们已各有去处。如李毅士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和北京师范大学任教,王悦之去教育部任职,而吴法鼎则在上海接任私立上海美专教授兼教务长。在这之前,陈师曾也与其他教授联名递交辞呈,不同意校方开除1923年5月带头罢考的学生,被学校挽留。陈师曾与李毅士、王悦之等人的辞职原因并不相同,但对郑锦的不满则是一致的。不久,陈师曾即往南京赴丧,因染疾于1923年9月22日逝世;10月5日,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成立“陈师曾追悼会筹备处”。

我们还应该注意到一个现象,即在1924年2月,吴法鼎因脑溢血在途中病故;次月,李毅士即赴上海美专接任教授及教务长一职,“阿博洛学会”的工作就此停止。但王悦之却在1924年创办私立北京艺术学院,自任院长,继续招生;原为“阿博洛学会”干事的王子云,也在1924年发起组织“红叶画会”,以“革新美术,鼓动新艺术”为宗旨。

在这样的一种人际关系中,我们能读到什么,又能看到什么?譬如,李毅士、王悦之与郑锦的矛盾,并不仅仅是学术问题——如办学理念属于学术问题,但我们又很难排除在招生问题上涉及“阿博洛学会”学员入学等有关实际利益的问题;而李毅士与陈师曾、王梦白之间的交往,或许就有着一种内在的共同的学术基础,而这往往又被我们所忽略。那时的北京画坛,西画家与中国画家之间是否壁垒森严?在传统的中国画家圈子内部,又是什么在联系着他们?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1920年5月29日,中国画学研究会在北京石达子庙的“欧美同学会”里成立,发起人金城,留学英伦,且是浙江湖州人;周肇祥是浙江绍兴人,陈半丁是浙江绍兴人,陈师曾是江西义宁人,肖谦中是安徽怀宁人,贺良朴是湖北蒲圻人,李毅士是江苏武进人。曾参加“阿博洛学会”也在北京美术专门学校任职的钱稻孙,浙江吴兴人,留日学生,与周氏兄弟过从甚密,尤其与周作人友善。人们总说,在民国初年的北京画坛有一股南方势力,这势力不仅与政界有关联,与商界有关联,与学界更有关联,而在学术上又带来怎样的影响?许多人原以为存有文化界限的地方,都被含有温情的地缘或人际关系给消解了。也许,我们还可以用“和而不同”解释这种现象,但这种解释并不到位。在民国初年的北京,不少人都在几个学校兼职,并通过举荐的方式进入。这里,引起我们注意的是“举荐”与“兼职”现象。因为“举荐”,背后就不可避免地存在人际关系;因为“兼职”,各种单位的人事关系的坎也就不存在,至少被弱化了。或者说,那时“单位人”的概念并不那么突出,被强化的是人的社会性关联,是“社会人”的概念。在民国时期的北京,研究美术现象,追索学术来源、传承及影响,可能要跳出学校的圈子,才好展开讨论。因为那时的美术家流动性很强,不仅在不同的单位间流动,也在不同的区域间流动。这种移动或零散的状态,凸显的是一种活动状态,同时在活动与交往中不断沟通各种关系,达成理解并相互影响。


撰文|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 研究员)



1. 据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介绍,这两幅肖像均从“国立北平艺专”校方留下的藏品中找出。

2. 李宗真、李宗善、李宗美:《李毅士年表》,《李毅士画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天津,2010年,第135页。

3.凌叔华:《回忆一个画会及几个老画家》,《凌叔华经典作品》,当代世界出版社,北京,2003年,第53页。

4.见1921年齐白石的日记,文曰:“三月初二日。得吴缶老为定润格。此件南湖所赠也。其润格录于后:齐山人濒生为湘绮高弟子,吟诗多峭拔语。其书画墨韵孤秀磊落。兼善篆刻,得秦汉遗意。曩经樊山评定,而求者踵相接,更觉手挥不暇。为特重订如左:(略)庚申岁暮,吴昌硕,年七十七。”(齐良迟主编:《齐白石文集》,商务印书馆,北京,2010年,第194页)据侯开嘉推论,为求这一“润格”,齐白石写了“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门下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让胡鄂公转呈吴昌硕。其类似语句亦见1920年9月26日的齐白石日记,但他将其极为叹服的“青藤、雪个、大滌子”,改为“青藤、雪个”与“老缶”。其中奥妙,只可意会。侯开嘉:《齐白石与吴昌硕恩怨史迹考辨》,载于《荣宝斋》,2013年第1期。

5.《京师警察厅抄报李毅士组织阿博洛学会致内务部备案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三辑“文化”,江苏古籍出版社,南京,1991年,第656-657页。另,据王子云回忆,“阿博洛学会”成立于1921年,是年冬还举办了第一届美术展览会,“1922年暑后不久即筹办了该会美术研究所”,“1922年、1923年冬又举行第二届、第三届美术展览会”,“1924年后因主持无人,即告停顿。”参见王子云给刘曦林的信(1982年8月28日于西安)。可为什么正式备案注册的时间是在1923年10月20日呢?这恰恰就是李毅士、王悦之、吴法鼎等人离开北京美术专门学校后之所为,有自谋发展美术教育的意图。

6.1923年8月27日,北京美术专门学校召开招生委员会会议,会上李毅士、王悦之提出放宽年龄限制、招生只考专业不考文化课的要求不被采纳。会后,两人与吴法鼎、高春来联名辞职。1923年9月4日,郑锦批准这四位教授辞职,引发学生罢课。1923年9月9-19日,郑锦在《京报》、《晨报》刊登启事,曰:“敝校日前有一二教员别有高就,自请辞职,外间不明真相多事揣测,致劳知友紧念。现缺额教员业经聘定,原日教职员同人皆相安如夕,绝无隔阂。”这,并没有阻止事态进一步扩大。








儿童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格

  • *
  • *
  • *
  • *
  • *
  • *
  • *
  • *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成人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

  • *
  • *
  • *
  • *
  • *
  • *
  • *
  • *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公共教育活动申请表

  • *
  • *
  • *
  • *
  • *
  • *
  • *
  • *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