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画下去

  • >展览时间:2014-08-05 - 2014-09-10

展览详情

主办:中央美术学院 承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学术顾问:潘公凯、徐冰 学术指导:王璜生 展览策划:曹庆晖 展览统筹:唐 斌 策展助理:李垚辰   郭红梅 展览执行:吴 鹏   宿世存    藏品管理:李垚辰   徐 研   姜楠  王春玲    视觉设计:闵志伊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B展厅 展览时间:2014年08月05日——2014年9月12日 该展览展出的司徒乔作品——包括油画、粉画、竹笔画、水彩、书籍插图、手稿草图、素描、速写——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美术馆、北京鲁迅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新疆美术馆、中国现代文学馆以及司徒乔家属,与之一并陈列的将还有大量一手文献材料,包括若干重要艺术评论、信函、照片等。 展览以司徒乔日记中的一句话——“含泪画下去啊,蠢人,在艺术的牢狱里过你的一生。”——为主旨,划分“抱着明丽之心”、“多少灾黎老异乡”、“放下你的鞭子”、“流霞彩羽”、“新疆猎画记”、“玫瑰村”、“未完成的画”7个主题单元,试图通过各单元作品和文献的陈列和设计,集中凸显司徒乔艺术世界的爱与恨。 展览同时将设立视频专区,展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对司徒乔作品的修复与保护。 按照本馆研究性展览的规范和制度,展览除出版随展小册子以及画集外,还将研发面向社会和学校的高质量讲座活动。 此次展览,拟在艺术家专题研究的美术馆叙事方面有所突破和建树,更注意从美术馆的视角对艺术家重要的实践节点进行实物呈现和资料挖掘,更注意从多方面对艺术家代表作进行更为立体的美术馆解读,更注意对艺术家人生情感的把握,更注意挖掘展览区的研究性阅读功能。 项目团队希望最终的展览现场将不仅仅是展览本身并在为此而积极努力。 欢迎大家关注。 $Page$ 含泪画下去——司徒乔艺术世界的爱与恨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 曹庆晖 一、抱着明丽之心 “抱着明丽之心的作者”,是鲁迅1927年写给司徒乔评论里的一句话。在这篇评论里,鲁迅洞察到终日画古庙、土山、破屋、穷人、乞丐的司徒乔,直面黄埃漫天的人间的全部意义——“为人和天然的苦斗的古战场所惊,而自己也参加了战斗”。 是鲁迅购买了司徒乔的《五个警察和一个〇》,是鲁迅鼓舞了司徒乔怀抱明丽之心,去做冲破黄埃的苦斗。抑或,也可以这么说,是鲁迅真正让司徒乔觉醒到一颗明丽之心有所担当的人生意义。 明丽之心,正是司徒乔目睹所爱所恨“含泪画下去”的基石和力之所在。 二、流霞彩羽 1938-1942年,司徒乔一家迫于战乱和司徒乔的肺结核病,避难南洋,在缅甸仰光、马来西亚槟榔屿、新加坡一带——有“翠裙舞入碧云边,故共流霞彩羽斗翩跹”的东南亚群岛——辗转流亡,靠司徒乔画风景、肖像以及妻子冯伊湄任职教师、编辑糊口。 在南洋,色调都是那么热烈而浓郁,引逗着司徒乔的画笔飞出画箧,入到一个看不到国难之痛与流浪之忧的创作世界,热切地言说着这里“诗情画意”的风物。 当然,司徒乔也确需这流霞彩羽去支付家庭用度,以尽自己作为丈夫和三个孩子父亲的责任。举家流浪之际,这何尝不是一颗明丽之心理应担当的呢?更何况,这流霞彩羽,原本也是画家明丽之心投射与激动而产生的,它没有杂质,甚至也谈不到技巧上的驾轻就熟,有的只是画家病体转机就要画下去的努力和冲动。 三、放下你的鞭子 司徒乔油画《放下你的鞭子》,取材于1941年在南洋筹赈演出而引起轰动的“新中国剧团”金山、王莹主演的同名独幕剧。 此前——1937年8月15日——司徒乔历时12年积累的两大箱作品以及书籍、日记和文稿,在日寇轰炸南京时全部化为了灰烬。“我要画更多更好的画来回答它!”司徒乔曾满腔怒火地发誓说。 《放下你的鞭子》演剧本身,以东北流亡父女卖艺求生为线索,以假戏真做和苦肉计为艺术特色,其高潮部分——父女二人对青工断喝“放下你的鞭子”的悲痛反应和唏嘘诉说——常常激起现场观众强烈的回应,他们与剧中人同呼吸、同落泪,一同汹涌起抗击日寇、保家卫国的怒潮。 在南洋避难养病的司徒乔,为剧情所感染,诚邀金山、王莹为模特儿,在家中置台搭景,写生角色,描画如图,所表达的即是普通观众对话剧主题和演员的热烈拥护,也是画家个人对日寇侵略和轰炸的创作回击。它,正是司徒乔立誓要“回答”日寇侵略的那一张“更好的画”,也是1949年以前展演相同主题内容的话剧、电影之外,比较成功的一件同名油画。 既热爱南洋的流霞彩羽,亦不忘抽打在身上的鞭痛,爱也热血,恨也热血,这是画家司徒乔。 四、新疆猎画记 “天山雪似刀,瀚海沙如箭,问此行何处?笑指玉门大漠漠无边。”1943-1944年,司徒乔作新疆写生,得画哈萨克、维吾尔、蒙族牧民生活、边疆风光数百幅,并以《新疆猎画记》为题,撰写了数篇游记散文,以志其行。 “猎”字,用于司徒乔此次新疆写生,极妥帖。一是点明了他在塞外风光、民族风情的激发中始终处于亢奋的速写状态,凡成画处必猎之,如舞蹈、套马等酣畅处,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出手,画幅不求多么完善,但下笔必是对对象独特认识的记录,故而鲜活率真,充满生气。二是点明了他在冬季赴疆严寒酷冷的自然条件和当时军阀统治的政治条件下写生,随时会遭遇各种困难甚至殃及生命的危险。实际上,司徒乔在疆也数次险遭不测。由此,可知“猎”之于画的意义和艰辛。 猎画之人,铁血丹心!由此亦可解些司徒乔何以自呼为蠢人、艺术为牢狱的因由。 五、多少灾黎老异乡 “画老百姓是我最喜爱的工作”——司徒乔曾如是说。这在“流霞彩羽”、“新疆猎画记”等单元以及《放下你的鞭子》、《三个老华工》等作品中多有反映。其中不乏画家对人间苦难的感受和表现。但是真正使画家无遮碍、全面地直面人间苦难并将之记录下来,主要是1946年的灾情写生。当时,司徒乔接受“善后救济总署”聘请,赴粤、桂、湘、鄂、豫五省灾区考察,以画笔记录灾区情况。 这一次,司徒乔笔下的那些受灾受难的黎民百姓以及以文示形的文字说明,因饱含平民关怀和现实批判色彩而为世所重。虽然,也有对普罗绘画内容大于形式有看法的人,尖刻批评司徒乔的表现力并质疑他创作态度的严肃性,但支持画家行动、欣赏画家作品“血与泪的交织”的意见却是当时的主流声音,这一主流热切呼吁“欢迎一切向现实主义接近的倾向,向人民艺术接近的倾向。” 孰能想到,司徒乔是抱病应聘完成此次为期三个月的灾区写生的,不久他就咳血不止,被送进医院。 “哀黎涕泪英雄血,洒作千山红杜鹃!”——冯伊湄的这句诗,真可视作对司徒乔灾黎写生与影响的千古概括了。 六、未完成的画 1952年,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在北京举行。饱受侵略之苦、对战争深恶痛绝的司徒乔,决心画一张会议代表群像图,向世界和平建设贡献一己之力。他尝试着用中国画的方法,把来自75个国家、较为人熟悉的125位代表结构成迎着曙光走下台阶的巨幅群像,但由于政治题材的特殊以及艺术表现的难度,使司徒乔在1958年去世时也没有完成这件作品,只留下了未完成的线描稿。去世前一天,司徒乔曾满怀抱负地说:“即使只有一寸大小的人物,我也要人看出新时代的中国人的气概!” 妻子冯伊湄有感于此,想到丈夫生前许多未尽之理想和愿望,觉得“他的生命,就像一幅未完成的画”。她开始呕心沥血为丈夫做传。1977年,《我的丈夫司徒乔》出版,并在1978、1999、2011年三次再版。再版后书上的那句话,也是书名,就是“未完成的画”。 七、玫瑰村 玫瑰村是司徒乔和冯伊湄1929年相遇、相识、相爱的地方——那是法国巴黎的一个美丽的小村庄。 1931年,司徒乔与冯伊湄在广州结婚,建立起自己的“玫瑰村”。毕业于复旦大学文学系的冯伊湄,从此开始跟着穷画家司徒乔,过起了穷苦漂泊但相濡以沫、情深似海的苦日子。 司徒乔1932年就患上了要命的肺结核,此后东奔西走幸得有冯伊湄支撑和陪伴。特别是1946年,为给丈夫治病,冯伊湄费尽周折,伴君远渡重洋到美国求医,备受生活困窘的煎熬。1958年司徒乔病逝后,冯伊湄蘸泪成书,呕心铸字,在1964年为丈夫写就15万字的人生传记,为美术史留下了一个完整的画家司徒乔。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冯伊湄,就没有司徒乔和他的艺术。 司徒乔非常爱妻子和孩子,为他们画过不少生活画像,其中尤以不同时期的冯伊湄像为多,无论速写还是油画,幅幅情真意切,温馨如蜜,足见妻子在他心中的位置。 “忧患把生命喂饱,一朵希望,把视线引向明天”——这是冯伊湄日记中的一句话,也可算是对她和司徒乔的爱情“玫瑰村”何以芬芳浓郁的回答吧。 $Page$ 前 言 1926年,燕京大学神学院毕业的司徒乔,选择绘画作为自己的人生道路时这样写到:“含泪画下去啊,蠢人!在艺术的牢狱里度过你的一生。” 显然,司徒乔知道自己爱什么,他心甘情愿地要成为艺术的囚徒; 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不愿钻在空中楼阁里恬静地呼吸,而愿睁大眼睛、额筋爆凸、大汗淋漓地跑到泥土和灵魂中大口地喘气; 自然,他也知道这将面临怎样的生活,但他却情愿受苦,不管不顾地做他蠢人该做的事体。 那时他24岁,除了信念和选择一无所有,甚至没有从事绘画这一行的科班学历。 司徒乔就这样执拗踉跄地上路,带着他的困苦和努力,还有那不给力的身体,抱着一颗明丽之心,素朴而有担当地在艺坛慢慢站起。 他画北京的黄埃和穷人,画南洋的流霞和彩羽;他画抗日救亡的《放下你的鞭子》,画受灾五省的义民和父女;他到新疆“猎画”,打开一片多彩的天地;他曾为新文化出版物设计书衣,“狂飙风格”令藏书家宝爱不已;油画和粉画、水彩和竹笔,他都能因地制宜;无论怎样的纸片儿,他都希望能化腐朽为神奇……在他身上充满渐被遗忘的热血和传奇,留下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和画迹。 他直面普通民众生活的态度,想尽办法、尽其所能的下力接近灵魂深处的线色和形体,赢得了鲁迅、郭沫若等五四新文艺战士的支持和赞誉;他在实践中百折不挠艰苦获得的自家技术和风骨,也为吴作人、吕斯百等科班留学生推崇不已。当然,也有个别质疑他反映生活的手段和能力并提出苛刻批评的声音萦绕耳际。 当前已经进入21世纪,眨眼间2014年也都过去了二分之一,现在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时空距离,观看司徒乔的艺术实践并思考过往对他实践的艺术臧否。其实,单纯地为司徒乔点赞或拉黑了无意趣,重要的是理解司徒乔或者以司徒乔所代表的这一代人,在上个世纪的艺术选择和努力的社会价值和美术史意义,而这就必须把他们放到他们所生活的特定时代中——那个以救亡图存为重任的、20世纪上半叶的苦难的中国社会实际。脱离或者熟视无睹这个实际的现实而复杂的需要,仅从艺术本身要求或批评,显然不合时宜。在一个苦难深重、沧桑巨变的时代,艺术家的自觉态度其实是一个比艺术本身更艺术的问题。对于艺术家如何担当地、艺术地、深刻地揭示生活以及涌流在生活中的精神所向,司徒乔是一位先驱。他的成绩和贡献以及这样那样的不足,也都是因为他是一位先驱。 这个展览得以呈现,应该感谢司徒乔家属以及中国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文化厅等兄弟院馆的大力配合,感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览团队的辛勤付出和劳苦努力,但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站在司徒乔背后的一位知识女性——冯伊湄——司徒乔的爱妻。因为没有冯伊湄,就没有司徒乔的一切;没有冯伊湄,美术史对司徒乔的遗忘会更加令人唏嘘。展览中专设有一个名为“玫瑰村”的单元,我们藉此,向这位中国好妻子致以深深的敬意。相信艺术,相信爱情,希望观众理解“含泪画下去——司徒乔艺术世界中的爱与恨”的丰富含义。 2014年8月
主办:中央美术学院
承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学术顾问:潘公凯、徐冰
学术指导:王璜生
展览策划:曹庆晖
展览统筹:唐 斌
策展助理:李垚辰   郭红梅
展览执行:吴 鹏   宿世存   
藏品管理:李垚辰   徐 研   姜楠  王春玲   
视觉设计:闵志伊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B展厅
展览时间:2014年08月05日——2014年9月12日

该展览展出的司徒乔作品——包括油画、粉画、竹笔画、水彩、书籍插图、手稿草图、素描、速写——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美术馆、北京鲁迅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新疆美术馆、中国现代文学馆以及司徒乔家属,与之一并陈列的将还有大量一手文献材料,包括若干重要艺术评论、信函、照片等。

展览以司徒乔日记中的一句话——“含泪画下去啊,蠢人,在艺术的牢狱里过你的一生。”——为主旨,划分“抱着明丽之心”、“多少灾黎老异乡”、“放下你的鞭子”、“流霞彩羽”、“新疆猎画记”、“玫瑰村”、“未完成的画”7个主题单元,试图通过各单元作品和文献的陈列和设计,集中凸显司徒乔艺术世界的爱与恨。

展览同时将设立视频专区,展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对司徒乔作品的修复与保护。

按照本馆研究性展览的规范和制度,展览除出版随展小册子以及画集外,还将研发面向社会和学校的高质量讲座活动。

此次展览,拟在艺术家专题研究的美术馆叙事方面有所突破和建树,更注意从美术馆的视角对艺术家重要的实践节点进行实物呈现和资料挖掘,更注意从多方面对艺术家代表作进行更为立体的美术馆解读,更注意对艺术家人生情感的把握,更注意挖掘展览区的研究性阅读功能。

项目团队希望最终的展览现场将不仅仅是展览本身并在为此而积极努力。

欢迎大家关注。

$Page$
含泪画下去——司徒乔艺术世界的爱与恨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 曹庆晖

一、抱着明丽之心

“抱着明丽之心的作者”,是鲁迅1927年写给司徒乔评论里的一句话。在这篇评论里,鲁迅洞察到终日画古庙、土山、破屋、穷人、乞丐的司徒乔,直面黄埃漫天的人间的全部意义——“为人和天然的苦斗的古战场所惊,而自己也参加了战斗”。

是鲁迅购买了司徒乔的《五个警察和一个〇》,是鲁迅鼓舞了司徒乔怀抱明丽之心,去做冲破黄埃的苦斗。抑或,也可以这么说,是鲁迅真正让司徒乔觉醒到一颗明丽之心有所担当的人生意义。

明丽之心,正是司徒乔目睹所爱所恨“含泪画下去”的基石和力之所在。

二、流霞彩羽

1938-1942年,司徒乔一家迫于战乱和司徒乔的肺结核病,避难南洋,在缅甸仰光、马来西亚槟榔屿、新加坡一带——有“翠裙舞入碧云边,故共流霞彩羽斗翩跹”的东南亚群岛——辗转流亡,靠司徒乔画风景、肖像以及妻子冯伊湄任职教师、编辑糊口。

在南洋,色调都是那么热烈而浓郁,引逗着司徒乔的画笔飞出画箧,入到一个看不到国难之痛与流浪之忧的创作世界,热切地言说着这里“诗情画意”的风物。

当然,司徒乔也确需这流霞彩羽去支付家庭用度,以尽自己作为丈夫和三个孩子父亲的责任。举家流浪之际,这何尝不是一颗明丽之心理应担当的呢?更何况,这流霞彩羽,原本也是画家明丽之心投射与激动而产生的,它没有杂质,甚至也谈不到技巧上的驾轻就熟,有的只是画家病体转机就要画下去的努力和冲动。

三、放下你的鞭子

司徒乔油画《放下你的鞭子》,取材于1941年在南洋筹赈演出而引起轰动的“新中国剧团”金山、王莹主演的同名独幕剧。

此前——1937年8月15日——司徒乔历时12年积累的两大箱作品以及书籍、日记和文稿,在日寇轰炸南京时全部化为了灰烬。“我要画更多更好的画来回答它!”司徒乔曾满腔怒火地发誓说。

《放下你的鞭子》演剧本身,以东北流亡父女卖艺求生为线索,以假戏真做和苦肉计为艺术特色,其高潮部分——父女二人对青工断喝“放下你的鞭子”的悲痛反应和唏嘘诉说——常常激起现场观众强烈的回应,他们与剧中人同呼吸、同落泪,一同汹涌起抗击日寇、保家卫国的怒潮。

在南洋避难养病的司徒乔,为剧情所感染,诚邀金山、王莹为模特儿,在家中置台搭景,写生角色,描画如图,所表达的即是普通观众对话剧主题和演员的热烈拥护,也是画家个人对日寇侵略和轰炸的创作回击。它,正是司徒乔立誓要“回答”日寇侵略的那一张“更好的画”,也是1949年以前展演相同主题内容的话剧、电影之外,比较成功的一件同名油画。

既热爱南洋的流霞彩羽,亦不忘抽打在身上的鞭痛,爱也热血,恨也热血,这是画家司徒乔。

四、新疆猎画记

“天山雪似刀,瀚海沙如箭,问此行何处?笑指玉门大漠漠无边。”1943-1944年,司徒乔作新疆写生,得画哈萨克、维吾尔、蒙族牧民生活、边疆风光数百幅,并以《新疆猎画记》为题,撰写了数篇游记散文,以志其行。

“猎”字,用于司徒乔此次新疆写生,极妥帖。一是点明了他在塞外风光、民族风情的激发中始终处于亢奋的速写状态,凡成画处必猎之,如舞蹈、套马等酣畅处,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出手,画幅不求多么完善,但下笔必是对对象独特认识的记录,故而鲜活率真,充满生气。二是点明了他在冬季赴疆严寒酷冷的自然条件和当时军阀统治的政治条件下写生,随时会遭遇各种困难甚至殃及生命的危险。实际上,司徒乔在疆也数次险遭不测。由此,可知“猎”之于画的意义和艰辛。

猎画之人,铁血丹心!由此亦可解些司徒乔何以自呼为蠢人、艺术为牢狱的因由。

五、多少灾黎老异乡

“画老百姓是我最喜爱的工作”——司徒乔曾如是说。这在“流霞彩羽”、“新疆猎画记”等单元以及《放下你的鞭子》、《三个老华工》等作品中多有反映。其中不乏画家对人间苦难的感受和表现。但是真正使画家无遮碍、全面地直面人间苦难并将之记录下来,主要是1946年的灾情写生。当时,司徒乔接受“善后救济总署”聘请,赴粤、桂、湘、鄂、豫五省灾区考察,以画笔记录灾区情况。

这一次,司徒乔笔下的那些受灾受难的黎民百姓以及以文示形的文字说明,因饱含平民关怀和现实批判色彩而为世所重。虽然,也有对普罗绘画内容大于形式有看法的人,尖刻批评司徒乔的表现力并质疑他创作态度的严肃性,但支持画家行动、欣赏画家作品“血与泪的交织”的意见却是当时的主流声音,这一主流热切呼吁“欢迎一切向现实主义接近的倾向,向人民艺术接近的倾向。”

孰能想到,司徒乔是抱病应聘完成此次为期三个月的灾区写生的,不久他就咳血不止,被送进医院。

“哀黎涕泪英雄血,洒作千山红杜鹃!”——冯伊湄的这句诗,真可视作对司徒乔灾黎写生与影响的千古概括了。

六、未完成的画

1952年,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在北京举行。饱受侵略之苦、对战争深恶痛绝的司徒乔,决心画一张会议代表群像图,向世界和平建设贡献一己之力。他尝试着用中国画的方法,把来自75个国家、较为人熟悉的125位代表结构成迎着曙光走下台阶的巨幅群像,但由于政治题材的特殊以及艺术表现的难度,使司徒乔在1958年去世时也没有完成这件作品,只留下了未完成的线描稿。去世前一天,司徒乔曾满怀抱负地说:“即使只有一寸大小的人物,我也要人看出新时代的中国人的气概!”

妻子冯伊湄有感于此,想到丈夫生前许多未尽之理想和愿望,觉得“他的生命,就像一幅未完成的画”。她开始呕心沥血为丈夫做传。1977年,《我的丈夫司徒乔》出版,并在1978、1999、2011年三次再版。再版后书上的那句话,也是书名,就是“未完成的画”。

七、玫瑰村

玫瑰村是司徒乔和冯伊湄1929年相遇、相识、相爱的地方——那是法国巴黎的一个美丽的小村庄。

1931年,司徒乔与冯伊湄在广州结婚,建立起自己的“玫瑰村”。毕业于复旦大学文学系的冯伊湄,从此开始跟着穷画家司徒乔,过起了穷苦漂泊但相濡以沫、情深似海的苦日子。

司徒乔1932年就患上了要命的肺结核,此后东奔西走幸得有冯伊湄支撑和陪伴。特别是1946年,为给丈夫治病,冯伊湄费尽周折,伴君远渡重洋到美国求医,备受生活困窘的煎熬。1958年司徒乔病逝后,冯伊湄蘸泪成书,呕心铸字,在1964年为丈夫写就15万字的人生传记,为美术史留下了一个完整的画家司徒乔。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冯伊湄,就没有司徒乔和他的艺术。

司徒乔非常爱妻子和孩子,为他们画过不少生活画像,其中尤以不同时期的冯伊湄像为多,无论速写还是油画,幅幅情真意切,温馨如蜜,足见妻子在他心中的位置。

“忧患把生命喂饱,一朵希望,把视线引向明天”——这是冯伊湄日记中的一句话,也可算是对她和司徒乔的爱情“玫瑰村”何以芬芳浓郁的回答吧。

$Page$
前 言


1926年,燕京大学神学院毕业的司徒乔,选择绘画作为自己的人生道路时这样写到:“含泪画下去啊,蠢人!在艺术的牢狱里度过你的一生。”

显然,司徒乔知道自己爱什么,他心甘情愿地要成为艺术的囚徒;
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不愿钻在空中楼阁里恬静地呼吸,而愿睁大眼睛、额筋爆凸、大汗淋漓地跑到泥土和灵魂中大口地喘气
自然,他也知道这将面临怎样的生活,但他却情愿受苦,不管不顾地做他蠢人该做的事体。

那时他24岁,除了信念和选择一无所有,甚至没有从事绘画这一行的科班学历。

司徒乔就这样执拗踉跄地上路,带着他的困苦和努力,还有那不给力的身体,抱着一颗明丽之心,素朴而有担当地在艺坛慢慢站起。

他画北京的黄埃和穷人,画南洋的流霞和彩羽;他画抗日救亡的《放下你的鞭子》,画受灾五省的义民和父女;他到新疆“猎画”,打开一片多彩的天地;他曾为新文化出版物设计书衣,“狂飙风格”令藏书家宝爱不已;油画和粉画、水彩和竹笔,他都能因地制宜;无论怎样的纸片儿,他都希望能化腐朽为神奇……在他身上充满渐被遗忘的热血和传奇,留下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和画迹。

他直面普通民众生活的态度,想尽办法、尽其所能的下力接近灵魂深处的线色和形体,赢得了鲁迅、郭沫若等五四新文艺战士的支持和赞誉;他在实践中百折不挠艰苦获得的自家技术和风骨,也为吴作人、吕斯百等科班留学生推崇不已。当然,也有个别质疑他反映生活的手段和能力并提出苛刻批评的声音萦绕耳际。

当前已经进入21世纪,眨眼间2014年也都过去了二分之一,现在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时空距离,观看司徒乔的艺术实践并思考过往对他实践的艺术臧否。其实,单纯地为司徒乔点赞或拉黑了无意趣,重要的是理解司徒乔或者以司徒乔所代表的这一代人,在上个世纪的艺术选择和努力的社会价值和美术史意义,而这就必须把他们放到他们所生活的特定时代中——那个以救亡图存为重任的、20世纪上半叶的苦难的中国社会实际。脱离或者熟视无睹这个实际的现实而复杂的需要,仅从艺术本身要求或批评,显然不合时宜。在一个苦难深重、沧桑巨变的时代,艺术家的自觉态度其实是一个比艺术本身更艺术的问题。对于艺术家如何担当地、艺术地、深刻地揭示生活以及涌流在生活中的精神所向,司徒乔是一位先驱。他的成绩和贡献以及这样那样的不足,也都是因为他是一位先驱。

这个展览得以呈现,应该感谢司徒乔家属以及中国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文化厅等兄弟院馆的大力配合,感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览团队的辛勤付出和劳苦努力,但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站在司徒乔背后的一位知识女性——冯伊湄——司徒乔的爱妻。因为没有冯伊湄,就没有司徒乔的一切;没有冯伊湄,美术史对司徒乔的遗忘会更加令人唏嘘。展览中专设有一个名为“玫瑰村”的单元,我们藉此,向这位中国好妻子致以深深的敬意。相信艺术,相信爱情,希望观众理解“含泪画下去——司徒乔艺术世界中的爱与恨”的丰富含义。


2014年8月


作品图片

作品图片

现场图片

现场图片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

儿童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格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成人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公共教育活动申请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讲座活动预约表

姓名:
性别
联系电话:
有效证件类型: 身份证
证件号码:
电子邮箱:

温馨提示

尊敬的观众您好!感谢你参与我们的公教活动,期待您的到来!如因故不能准时参加活动,请发送短信至13261936837(梁老师)取消预约。如连续爽约三次以上,将影响您在我平台快速预约的征信,敬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