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 十五世纪——二十世纪

  • >展览时间:2011-03-12 - 2011-06-05

展览详情

展览名称: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 十五世纪——二十世纪主办单位: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 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其它中方主办单位:上海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承办单位:中意博联(北京)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Contemporanea Progetti Srl, Florence 支持机构:意大利文化遗产部  意大利驻华大使馆 佛罗伦萨历史、艺术与民间文物及博物馆署策展人:安东尼奥·纳塔利 乌菲齐博物馆馆长展览时间:2011年3月12日——6月5日展览地点:2B展厅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于2011年3月至6月在二层展厅向广大观众呈现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精选的82件油画作品。展览将分为“肖像画”、“风景画”、“静物画”三个部分。展品中包括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派大师波提切利、文艺复兴盛期威尼斯画派大师丁托列托和提香的画作,以及众多十六至二十世纪中叶意大利画家的重要作品,同时还有部分十七世纪荷兰风景画家以及十八、十九世纪法国和德国艺术家的肖像与风景画作品。 此次展览由乌菲齐博物馆馆长安东尼奥·纳塔利先生亲自策划,意在通过集中展示三种绘画类别,向中国的观众说明意大利现代艺术的演变过程。同时,对应中国传统艺术中的类似绘画类别,希望能有助于中国与意大利艺术的比较与研究,从而推动两国的文化交流与理解。 该展览已经在上海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与湖南省博物馆巡回展出,每到一处,都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引起高度的社会关注。北京也是巡展中的重要一站,届时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围绕这个展览,举办一系列的活动,涉及音乐、戏剧、舞蹈、电影等意大利文化与艺术的多个方面。观众会在这里,感受到一个丰富多彩的意大利。 乌菲奇博物馆馆长Antonio Natali专题讲座《穿越乌菲奇历史的长河》 意大利乌菲奇博物馆馆长美院专场讲座成功举办时间的见证——意大利乌菲奇美术馆馆长讲演侧记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新闻发布会(视频)乌菲齐美术馆馆长安东尼奥·纳塔利专访(视频)乌菲齐美术馆馆长安东尼奥•纳塔利专访:让传统与当代形成交流意大利佛罗伦萨历史、艺术与民间文物及博物馆署署长克瑞斯提娜•阿奇迪尼:全面展示乌菲齐意大利共和国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巴尔巴拉女士:来自意大利的召唤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通过传统来激发创造力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胡伟教授:东西方艺术一体化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邵大箴:杰出背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西方美术史系易英教授:用美术史的眼光观看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邵亦杨副教授:原作的魅力【高雅艺术进校园】专家论坛 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系列学术讲座信息汇总米开朗基罗——“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系列学术讲座之一(讲座视频)米开朗基罗——“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系列学术讲座之一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一:“米开朗基罗”讲座现场提问公民参政思想变化新论——“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二(讲座视频)公民参政思想变化新论——“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二欧洲15-17世纪绘画中的神话与预言——“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三文艺复兴与巴洛克时期的人、宇宙与艺术——“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四西欧人文主义思潮——“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五欲了解更多信息请登陆乌菲齐珍藏展官方网站。 前言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王璜生文明是一种气质,无论是意大利,还是佛罗伦萨,我们一谈起她们,总会联想到文艺复兴,感受到来自于这一文化运动所带来和拥有的文明的气质,那种对人的本质、能力、精神需求、欲望表达的尊重和鼓励的力量。而当我们走近佛罗伦萨和乌菲齐博物馆时,这一文化古都和世界第一座博物馆,体现出来的是人类对文化、文明的虔诚敬意和公共服务传播精神。梅迪奇家族不仅推动着艺术文化结出丰硕的成果,而且将这样的成果贡献给社会,建立了世界的第一座公共的艺术博物馆,乌菲齐博物馆因此也成为了世界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博物馆之一,传递着人类文明独特的气质和无法替代的文化气息——一种强烈而恒远的人文主义精神和不朽的艺术创造力。 这次,乌菲齐博物馆将这样的艺术硕果和人文精神带到了同样具有独特文明气质的中国及文化古都的北京,使我们在这些艺术珍品面前更真切地感受到人类对待自然、城市、生活、美以及人自身精神的关注态度和表达方式,也体会到人类文明、艺术史发展的脉络和永恒的力量。我们相信,作为“中意文化年”重要的交流项目,“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的到来,将为两个不同而又具有共性的文明气质国度的文化交流及发展带进一个新的高度和新的境界。 前言二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馆长 安东尼奥·纳塔利本次展览举办的目的是为了在中国——这个有着深厚文明传统和悠久历史文化的宏伟国度里,增进人们对意大利艺术与欧洲艺术的了解。此宗旨是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唯有加强了解,才是促进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民之间友好关系的最佳途径。 本次展览的所有展品均为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的馆藏绘画珍品,并集中挑选了三种类型的绘画:风景、静物与肖像。在这里,观众可以欣赏到跨越了五个多世纪不同时期的艺术家们精湛的图像语言和杰出的艺术创作。同时,风景画可使人领略意大利各地的风光特色;静物画展示了这些地区用来装饰台面的日常用品和各种水果;而那些精美的肖像画,则使参观者能从人物的服装、发型、姿态以及气质,来了解意大利文化的特有内涵。 乌菲齐博物馆是由托斯卡纳大公、梅迪奇家族的弗朗西斯科一世于1581年所建立的一座博物馆。该博物馆收藏并向公众展示了众多世界级艺术大师的珍贵作品。如乔托和卡拉瓦乔、波提切利和提耶波罗、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等等。此外,乌菲齐博物馆还珍藏着大量鲜为人知的、但却值得重视的优秀作品,本次展览即可见一斑。$Page$展览三部分介绍第一部分风景画对于风景的描绘,最初仅限于用作表现宗教或世俗场景的背景。自十六世纪末开始,风景逐渐受到重视,直到经历了漫长的十七世纪,它才成为一个固定的绘画品种。那时,最富诗意、令人陶醉的地中海自然风光对外国艺术家的吸引甚至超过了意大利风景和宏伟壮观的古罗马遗迹。正是这些来自荷兰、佛兰德、法国、德国的艺术家们通过探究自然之奥秘,在真实生活中研究一天中不同时间光线的变化,率先以现代的艺术语言来描绘那些充斥圣经和神话人物的风景。当时在佛罗伦萨,许多梅迪奇家族成员热衷于收藏风景画来丰富他们的藏品。他们的收藏范围相当广泛:从十七世纪早期精细的森林、山岭和湖泊的写实作品,到对大自然夸张粗犷的描绘,再到十八世纪那些讲究透视、空间与层次的画作,均在其收藏之列。第二部分静物画自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初,一种新的绘画类型在意大利和欧洲艺术界开始流行,那些本不起眼的物品现在成了描绘对象。实际上,在此之前,为了满足古典神话或基督教圣经故事插图的基本需求而描绘一些物品或果实的做法曾经一度风靡。人们对大自然的好奇,在当时提倡以新的方式探究真实世界的文化背景下,推动了静物画的成熟。十七世纪末至十八世纪初,静物画在佛罗伦萨地区的流行达到顶峰。梅迪奇家族的成员热衷于收藏这类描绘花卉、食物以及其它任何能够抓住他们眼球的物品的绘画,其中尤以科西莫三世大公(1642~1723)和费尔迪南多王子(1663~1713)为甚。正因如此,今天的乌菲齐博物馆才得以自豪地拥有这些无与伦比的静物杰作。第三部分肖像画十五世纪,肖像画逐渐成为西方艺术中一种流行的绘画品种。这些肖像画流传后世的不仅是画中人物的模样,还有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最初,只有像君主、高级神职人员以及政治家这些杰出人士才有权力要求为其绘制肖像画,之后这一特权向更广泛的社会阶层扩展,尽管仍然只限于那些富裕的上流社会人士。十六世纪,人物姿势和画像尺寸变得更加多样化,而在上层社会,则产生了一种固定的模式,被称为“正式肖像”,即画面上的人物是真人大小的四分之三或是同真人一样大小。肖像画之所以有很高的知名度,对观赏者也极具吸引力,是因为人们希望通过图像,不但可以识别画中人物的体貌特征,也能够透视其心理特质。尽管如此,像梅迪奇家族这样的著名藏家,甚至还收藏有大量无名氏或是已被遗忘之人的肖像画,而这些画的价值高低往往取决于画家本身的名气大小。自画像最早的自画像出现于十四世纪,当时的画家把自己和他们的主顾一同画入宗教题材的场景之中。乌菲齐博物馆拥有迄今为止最古老、最为丰富的自画像藏品,其基础是红衣主教莱奥波多·梅迪奇(1617~1675)所收藏的80件艺术珍品,其中最初收藏的15件杰作已列入梅迪奇家族遗产之中。有一些藏品是由科西莫三世大公(1642~1723)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扩充的,大都为外国艺术家的精品。这些画作原来保存在彼提宫中,1687年被转移到了乌菲齐博物馆,并按尺寸大小分为两类。到十七世纪末,乌菲齐的自画像收藏远远多于欧洲的其他画廊和博物馆,入选乌菲齐博物馆已成为画家们梦寐以求的目标。作为梅迪奇大公继承者的洛林的彼得·利奥波德(1744~1792)将此类艺术品的收藏增加到了330件。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随着艺术品收藏热潮的兴起,230多位艺术家的画作入藏乌菲齐博物馆。如今,乌菲齐自画像收藏品的总数已达1650件之多。$Page$推荐作品介绍三博士来朝桑德罗·菲利佩皮,著称波提切利(佛罗伦萨,1445~1510),及十八世纪画家1500~1510年板面蛋彩画, 部分着色于十八世纪乌菲齐博物馆藏此画的主场景构框是由一些巨大的岩石堆衬托而成。沿景观向后继续延伸,可以看到在明亮的天空下,广阔的丘陵地带渐渐消失于远方的地平线上。其间,可瞥见巨大的、防御坚固的耶路撒冷城墙。那些络绎不绝从四面八方奔走而至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云集在三位圣贤之士的周围,朝拜神的化身的婴儿(耶稣)。据圣经记载,画中三圣贤跪在为了拯救世界而降生的圣婴之前膜拜。此画是波提切利在他生命的最后期间所创作,但鉴于一些未知的原因,他未能真正完成此画的着色。可能至十八世纪时,才被他人沿袭着这位十五世纪伟大画家的创意和构思,添加了部分色彩。即便如此,在这幅波提切利临终前的最后的作品之中,我们仍可明辨其细腻而且极富表现力的特征。维纳斯和丘比特、狗及鹌鹑 提齐亚诺·维切利奥,著称提香(皮叶维-迪卡多列,1488~1490~威尼斯,1576)约1550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绚丽的女神维纳斯,佩戴着珍贵的珠宝,裸体侧卧,背后有爱神丘比特与其相抚拥。画面上还有一只象征忠诚的狗和一只鹌鹑,用以暗示贪婪的欲望和多生多育。画中人物的构图安排,似乎来源于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于1532年~1533年间创作的形象画“维纳斯与丘比特”的创意。可能提香于1545年间在罗马时见过该画,也可能是间接从瓦萨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意大利画家,建筑师和作家)的临摹品那里对该画得以领略。瓦萨里于十六世纪四十年代早期,曾为那些专门从事征订绘画的威尼斯富豪们临摹一些原作。我们也应考虑,米开朗基罗的创作也可能参照了他于1529年间在威尼斯短暂旅居时,曾研究过的其它类似版本。事实上在威尼斯绘画界中,最卓越的还是由乔尔乔涅(Giorgione)在年轻的提香协助下所创作的经典之作《入睡的维纳斯》。此画是众多威尼斯艺术家以侧卧女神为主题的作品系列的一部分。其中也包括那幅于1538年创作的名画《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该画现也收藏于乌菲齐博物馆。草地上的野餐 菲利普·德·安杰利,又名菲利普·纳波利塔诺(罗马? 1589?~1629)1619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这幅画与《乡村舞会》都是为了装饰碧提宫中的公爵寓所而订制的。在这幅画中明显可见画家用以表现风景画的技法,类似“意大利化”北方派画家们的技法。灰绿色颜料和蓝色的基调使人联想到古罗马艺术家阿戈斯蒂诺·塔西(Agostino Tassi),因此,一度曾被误认为是塔西所作。这幅画对大自然的精确描述,林地中的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变化和一群飞向浩瀚天空的鸟儿;近前,画家用较小的场景生动地描绘出草地上的野餐以及野餐所用的器皿和食物。这样的技法使人联想到雅克·卡洛(Jacques Callot)的素描速写画,以及由“班博西昂塔”(Bamboccianti)画派的技法。(见展品《乡下的沐浴风情》和《厄米尼娅与牧人相伴》)隐士安东·弗朗西斯科·佩鲁兹尼(安科纳,1646或1647~米兰,1724)和亚历山大·马尼亚斯科(热那亚,1667~1749)约1703~1704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本画与另一幅同名画,连同它们的两位作者的参考资料,均列入了梅迪奇家族费尔迪南多大公的1723年收藏品财产清册。费尔迪南多大公酷爱那些不拘谨笔法的绘画。这类近乎威尼斯画派的绘画,早期曾出现在佛罗伦萨的藏品中,当时的人们认为,只要掌握这种绘画技法,就能获得成功。根据1703年之后的意大利托斯卡纳区官方记载,这一对同名为《隐士》的画是两位艺术家成功合作的完美典范。两幅《隐士》画的完美合作显现了风景画的进步和艺术创新,两类艺术大师在风景画中的两种不同的笔锋风格的巧妙融合尽显其中:一种风格是佩鲁兹尼的即兴自由发挥的艺术手法及特征;另一种是时人所公认的马尼亚斯科的大胆的、火焰般豪情的标志性风格。瀑布风景克劳德·约瑟夫·韦尔纳(阿维尼翁,1714~巴黎 1789)1743~1748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这幅画描绘了一片浓密森林中的特色情景:巨大的瀑布从那可望不可及的陡峭的石崖峭壁上泻落而下。有四位主要的人物在瀑布前面惶惑不安地等待着什么。在他们的附近,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可怜的贫苦妇人,手持一根自制的渔杆,手臂上还挎着一个柳条篮子。1801年,这幅画与其姐妹篇,一幅描绘风暴中海上遇难船只的画,被同时购得,那幅画是法国画家韦尔纳画的许多海景画之中的一幅,克劳德被认为是当时的主要风景画家之一。他曾长期居于罗马,有机会向艺术大师萨尔瓦多·罗萨(1615~1673)学习,克劳德最后于1753年回到法国。本画应该是他在罗马旅居时的最后阶段所画。亚诺河圣三位一体桥风光文森佐·托雷贾尼(布得里欧,1732年前~博洛尼亚,1782年后)约1750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1744年,朱塞佩·佐奇雕刻了“佛罗伦萨风光”的系列雕刻艺术品。其中包括这幅画里所显现的,从阿诺河(Arno)彼岸的奥尔特拉诺(Oltrarno)看到的圣三位一体桥的壮观景色的雕品,使这一壮观的风光在十八世纪至十九世纪时名声高扬。该系列风景画也有佐奇的手绘版本,是以“著名的卡纳莱托方式”绘制的。另外还有几个雕刻版本的制品,它们与居住在佛罗伦萨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群体有关,其中包括两位英国人,贺拉斯·曼(Horace Mann)和画家托马斯·帕奇(Thomas Patch)及他们的朋友。因此这幅画曾一度被认为是他们所画。现在这幅画已被确认是波伦亚画派的画家托雷贾尼在他旅居佛罗伦萨时所画。当时他曾依据佐奇雕刻品的透视画法的蓝图创作了多幅绘画。莱达与天鹅雅科波·科敏,别名罗巴斯蒂,又名丁托列托(1518或1519~威尼斯,1594)约1551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根据古希腊神话故事,众神之父宙斯爱上了斯巴达国的王后莱达,他变成一只天鹅去引诱她。亲近过后不久,莱达产下两个双黄蛋,孵出两男两女:双子卡斯托耳(Castor)和波卢克斯(Pollux)及他们的妹妹双女海伦及克吕泰涅斯特拉(Helen and Clytemnestra)。在本画中,画家丁托列托选择了描绘在发生交合之前的情景,在画面的中间,狡猾的宙斯摆出极其性感的姿态向王后求爱。按文艺复兴绘画的惯例,画中的各元素都要烘托人体主角。本画中艺术家的构图的重点就是美化莱达的身体曲线,因此他不惜用过分慷慨的大幅的天鹅绒来衬托莱达的身体曲线;还用天鹅的长长的弯曲的脖子来影射诗意的表白;用快提而有力的笔法使红色的幔帐更具渲染的效果,来衬托那面色的苍白。浮华的寓意安东尼奥·德·佩雷达(巴利亚多利徳,1611~马德里,1678)1660~1670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这幅巨画可能创作于西班牙菲利普四世的统治时期(1605~1665),画家用技能高超、学识渊博的构图方式,通过一系列象征性的物品,暗示了看破尘世虚荣后的醒悟。画面的左侧是几个阴森森的骷髅,象征着生命的短暂;一些盔甲的碎片,象征着武力的瞬态;还有一箱珠宝、一些钱币和扑克牌散放在铺着华丽的红色桌布的桌上,含蓄地映射着人世间的财富也不过是匆匆过往的身外之物。画面上最冠冕堂皇的物品,就是那花瓶和并排的地球仪,象征着皇家权势。这幅画的复杂寓意最后终结在左侧的那副“世界末日的大审判”的画中。贝壳朱塞佩·鲁欧波罗(那不勒斯,1630~1710)约1670~1690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这幅画是这位那不勒斯艺术家的绘画规范的代表作。它绘出了特色各异的多种静物:花、水果、蔬菜、蘑菇、软体动物、鱼和位于中间的一只贝壳,这只贝壳给整幅作品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画的正中则被两个已经切开、即可食用的海胆。另一个亮点是贝壳旁边的两条鱼,其中一条好像是海鲤。这幅“图说分明”的画也表露朱塞佩缅怀在他叔叔乔万尼·巴蒂斯塔·鲁欧波罗(Giovan Battista Ruoppolo,1626-1693)画室学徒期间的难以报答的恩情。在那个阶段,他也受到以著名画家朱塞佩·雷科(Giuseppe Recco)(展品《鱼》的作者)为首的那不勒斯艺术家们的深刻影响。花瓶十七世纪下半叶佚名画家十七世纪末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一只厚身水晶花瓶陈放在石座之上,位于画面正中央,无名画家构想出一束缤纷艳丽的鲜花,其中大多数已在瓶中吐蕊绽放,我们似乎感受到玫瑰、康乃馨、郁金香、鸢尾花和铃兰的幽幽芬芳。作品采用中央视角的构图,洋溢着高贵端庄的气息,花朵交错掩映,花冠垂下枝头,这份脆弱的欣喜,更增添了画面亲切之感。在色彩选择方面,粉红、蓝色和紫色等冷色,缀以橙色、红色等暖色,使整体色彩达到平衡和谐。作品中两朵橙色花从枝头飘落,悠悠舞向地面。晶莹的水滴从壶中滴落而下,沿着大理石架边缘细细流淌。花瓶安德烈·斯卡恰蒂(佛罗伦萨,1644~1710)十七世纪末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这幅作品非常出色,展现了斯卡恰蒂最喜爱的画面构图,这只花瓶宛如一位观者静立于色彩缤纷的花卉庆典中。一束鲜花插在装饰花瓶中,陈放在光滑而简约的平面上,这与姹紫嫣红的花团形成鲜明的对比,形成视觉上的冲击。展颜怒放的郁金香、玫瑰和康乃馨便是众人目光的焦点,她们早已不再含苞待放,即将临近所有切花的共同归宿。它令人联想起美丽易逝,人生短暂。此外,作品也流露出自然元素,左下方一枝黄色郁金香露出桌面,似乎将从瓶身滑出。1865年,这幅作品与费罗尼收藏品一起被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土耳其兵器巴托洛梅奥·宾比(塞蒂尼亚诺,1648~佛罗伦萨,1723)约1700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这幅画是费尔迪南多亲王委托宾比创作的,亲王对他的模仿天赋十分熟悉,要求宾比用两幅大型油画,描绘梅迪奇保存在乌菲齐博物馆几间房内的军械库中的土耳其兵器,大公家族没落后,大部分兵器已经流失,唯一幸存的是这一组画作。此画描绘了覆盖了一条东方桌毯的桌子上一堆吐射着寒光的手枪、火枪、短弯刀、匕首和马具,以及珍贵的丝绸面料,它们似乎是从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中缴获的战利品。从这些精心描绘的刀枪、面料光泽中可以看出画家精湛的绘画技巧,画面保存着不变的魅力,展现了他不同寻常的品味与异国情调的物品。男孩肖像(传)洛伦佐·迪·库若迪(佛罗伦萨,约1459~1537)十五世纪末画板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朦胧的深色背景下,透出一缕微弱的亮光,衬映出一个男孩的肖像,他戴红帽,穿朴素的棕色长袍,神情专注,若有所思。这件作品过去认为是马萨乔的作品,在1675年的目录清单中曾有所描述。该绘画以皮耶罗·迪·科西莫(Piero di Cosimo)之名展出。随后,被正式认定为洛伦佐·迪·库若迪的作品,他是委罗基奥(Andrea del Verrocchio)的学生和追随者,也是达·芬奇和佩鲁吉诺(Perugino)的同学。作品断代为1490年之后。画家赋予没有采用传统模式的板画肖像画,这往往受限于赞助人的苛刻期望。他摒弃了笔直的站姿,而将人物设定为头部自然倾斜,同时减少凝滞姿态,这样体现了人物独特的洞察力,并使形态更具流畅性。男子肖像(传)米歇尔·托西尼,又名米歇尔·德·基兰达约(佛罗伦萨,1503~1577)约1545年画板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棚木镶板,光滑的壁柱垂直进行分割,这便构成了这幅肖像的背景。画中架子覆盖着皮革,上面摆放着一只墨水瓶,几张封口的信笺和一本笔记本。这更像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写字台,而不是学者的书房。此前,人们认为此画是弗朗西斯·萨尔维亚蒂(Francesco Salviati,1510-1563)或弗朗西斯·布里纳(Francesco Brina)的作品,而米歇尔·托西尼的作品常令人联想起僵硬的姿势,圆胖的手和手指几乎没有任何握力,因此认为是米歇尔·托西尼的作品才更有说服力。画作修整后再次揭示了画面原有的着色,展现了珠宝的精致细节,以及胡须、金发的微妙处理。遗憾是桌上的信封没有清晰写明地址,那可是有助于确认年轻男子身份的重要线索。法国王后玛丽亚·德·梅迪奇肖像(佛罗伦萨,1573~科隆,1642)乔万尼·利奥纳尔多·亨纳(1617~1641活跃于佛罗伦萨)1628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这幅画被认为是由弗兰斯·普布斯(Frans Pourbus)保藏于佛罗伦萨的玛丽亚·德·梅迪奇(Maria de’Medici)的两幅画像中的原版作品之一。作者乔万尼·利奥纳尔多·亨纳是乔万尼·碧利沃特(Giovanni Bilivert)的门生。画中人物便是托斯卡纳大公爵弗朗切斯科一世和奥地利乔安娜的女儿——玛丽亚。1600年,她嫁给了法国国王亨利四世;1610年,玛丽亚加冕为王后,之后不久,她的丈夫不幸被暗杀。画中描绘的王后身穿一袭珍贵的蓝色丝绒长裙,采用立体浮雕绣法,缀上金色百合(佛罗伦萨的标志),她用300余颗大珍珠,众多顶面磨平的钻石装点一身,而这仅仅是她精美珠宝中的一部分。自画像贾斯特斯·沙特曼斯(安特卫普,1597~佛罗伦萨,1681)约1650~1660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贾斯特斯·沙特曼斯是佛兰德血统。1621年,沙特曼斯来到佛罗伦萨为科西莫二世效力,成为梅迪奇宫廷的画家和御用肖像画家。沙特曼斯共服务过三代或以上的梅迪奇君主。在沙特曼斯的成熟期,画作呈现出巴洛克风格。这是因为他与鲁本斯 (Rubens) 交往后以及1637年结识彼得罗·达·科尔托纳 (Pietro da Cortona)(在梅迪奇家族的碧提宫中工作)后,他接触了委拉斯开兹(Velázquez) 和巴西齐奥 (Baciccio) 的作品。该自画像于1704年被转移到乌菲齐博物馆,并于1675年记入红衣主教莱奥波尔多·德·梅迪奇的肖像画系列。他似乎在50岁左右创作了这幅自画像。在凡·戴克 (Van Dyck) 于1620年后不久为其画的肖像画中,沙特曼斯看起来要年轻很多,两幅画的比较结果支持了上面的猜测。该自画像的黑色镀金边框是原件。自画像卡罗勒斯·杜兰(查尔斯·埃米尔·奥古斯特·杜兰德)(里尔,1837~巴黎,1917)署名并注明1869年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乌菲齐博物馆管理层在 1887 年首次邀请卡罗勒斯·杜兰绘制一幅自画像,但直到 1913 年画像才姗姗来迟。同多年前许诺的一样,卡罗勒斯·杜兰送来了一幅他年轻时代的自画像:画面中他以经典的姿势拿着画笔和画板。然而,这幅画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画家的眼神,充满了自信;通过明暗对比效果,充分表现了画家在肖像画和其他作品中的表现力。卡罗勒斯·杜兰是法国上流社会中著名的肖像画家,他认为“绘画不是模仿艺术,而是解读的艺术。绘画所要表达的,是你对事物的感觉,而非事物本身。”作家埃米尔·左拉 (Émile Zola) 认为卡罗勒斯·杜兰师承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因为他作品中充盈着各种有趣、但却极富现代性的细节。自画像塞尔吉奥·特鲁希略·麦格耐特(卡尔达斯,1911~1999)署名并注明1960年 布面油画乌菲齐博物馆藏麦格耐特对现代哥伦比亚绘画的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伴随着欧洲和美国运动,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开始,他受到了构成主义风格影响,不断尝试既古典而又引起强烈共鸣的创作风格。他首先将这种风格在书籍和杂志所制作海报和插画中试用。麦格耐特是一个多方面的艺术家,不仅从事绘画,在雕塑、插画、设计、陶艺,甚至是壁画方面均有涉猎。他糅合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古典主义,与哥伦比亚文化的古老而传统的形象传统,以一种婉婉道来的方式,讲述了这个国家、特别是原住民文化的历史(其中一幅壁画位于波哥大大学)。这幅捐赠给乌菲齐博物馆的作品,带有强烈的现实主义风格和心理深度,表现了画家在肖像体裁上纯熟的技巧。        

展览名称: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 十五世纪——二十世纪
主办单位: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 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其它中方主办单位:上海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承办单位:中意博联(北京)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Contemporanea Progetti Srl, Florence
支持机构:意大利文化遗产部  意大利驻华大使馆 佛罗伦萨历史、艺术与民间文物及博物馆署
策展人:安东尼奥·纳塔利 乌菲齐博物馆馆长
展览时间:2011年3月12日——6月5日
展览地点:2B展厅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于2011年3月至6月在二层展厅向广大观众呈现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精选的82件油画作品。展览将分为“肖像画”、“风景画”、“静物画”三个部分。展品中包括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派大师波提切利、文艺复兴盛期威尼斯画派大师丁托列托和提香的画作,以及众多十六至二十世纪中叶意大利画家的重要作品,同时还有部分十七世纪荷兰风景画家以及十八、十九世纪法国和德国艺术家的肖像与风景画作品。


此次展览由乌菲齐博物馆馆长安东尼奥·纳塔利先生亲自策划,意在通过集中展示三种绘画类别,向中国的观众说明意大利现代艺术的演变过程。同时,对应中国传统艺术中的类似绘画类别,希望能有助于中国与意大利艺术的比较与研究,从而推动两国的文化交流与理解。


该展览已经在上海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与湖南省博物馆巡回展出,每到一处,都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引起高度的社会关注。北京也是巡展中的重要一站,届时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围绕这个展览,举办一系列的活动,涉及音乐、戏剧、舞蹈、电影等意大利文化与艺术的多个方面。观众会在这里,感受到一个丰富多彩的意大利。



乌菲奇博物馆馆长Antonio Natali专题讲座《穿越乌菲奇历史的长河》



意大利乌菲奇博物馆馆长美院专场讲座成功举办

时间的见证——意大利乌菲奇美术馆馆长讲演侧记

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新闻发布会(视频)


乌菲齐美术馆馆长安东尼奥·纳塔利专访(视频)

乌菲齐美术馆馆长安东尼奥•纳塔利专访:让传统与当代形成交流

意大利佛罗伦萨历史、艺术与民间文物及博物馆署署长克瑞斯提娜•阿奇迪尼:全面展示乌菲齐

意大利共和国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巴尔巴拉女士:来自意大利的召唤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通过传统来激发创造力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胡伟教授:东西方艺术一体化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邵大箴:杰出背后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西方美术史系易英教授:用美术史的眼光观看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邵亦杨副教授:原作的魅力


【高雅艺术进校园】专家论坛 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系列学术讲座信息汇总

米开朗基罗——“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系列学术讲座之一(讲座视频)

米开朗基罗——“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系列学术讲座之一

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一:“米开朗基罗”讲座现场提问

公民参政思想变化新论——“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二(讲座视频)

公民参政思想变化新论——“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二

欧洲15-17世纪绘画中的神话与预言——“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三

文艺复兴与巴洛克时期的人、宇宙与艺术——“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四

西欧人文主义思潮——“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学术系列讲座之五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登陆乌菲齐珍藏展官方网站



前言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王璜生

文明是一种气质,无论是意大利,还是佛罗伦萨,我们一谈起她们,总会联想到文艺复兴,感受到来自于这一文化运动所带来和拥有的文明的气质,那种对人的本质、能力、精神需求、欲望表达的尊重和鼓励的力量。而当我们走近佛罗伦萨和乌菲齐博物馆时,这一文化古都和世界第一座博物馆,体现出来的是人类对文化、文明的虔诚敬意和公共服务传播精神。梅迪奇家族不仅推动着艺术文化结出丰硕的成果,而且将这样的成果贡献给社会,建立了世界的第一座公共的艺术博物馆,乌菲齐博物馆因此也成为了世界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博物馆之一,传递着人类文明独特的气质和无法替代的文化气息——一种强烈而恒远的人文主义精神和不朽的艺术创造力。

这次,乌菲齐博物馆将这样的艺术硕果和人文精神带到了同样具有独特文明气质的中国及文化古都的北京,使我们在这些艺术珍品面前更真切地感受到人类对待自然、城市、生活、美以及人自身精神的关注态度和表达方式,也体会到人类文明、艺术史发展的脉络和永恒的力量。我们相信,作为“中意文化年”重要的交流项目,“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的到来,将为两个不同而又具有共性的文明气质国度的文化交流及发展带进一个新的高度和新的境界。



前言二
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馆长 安东尼奥·纳塔利

本次展览举办的目的是为了在中国——这个有着深厚文明传统和悠久历史文化的宏伟国度里,增进人们对意大利艺术与欧洲艺术的了解。此宗旨是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唯有加强了解,才是促进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民之间友好关系的最佳途径。

本次展览的所有展品均为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的馆藏绘画珍品,并集中挑选了三种类型的绘画:风景、静物与肖像。在这里,观众可以欣赏到跨越了五个多世纪不同时期的艺术家们精湛的图像语言和杰出的艺术创作。同时,风景画可使人领略意大利各地的风光特色;静物画展示了这些地区用来装饰台面的日常用品和各种水果;而那些精美的肖像画,则使参观者能从人物的服装、发型、姿态以及气质,来了解意大利文化的特有内涵。

乌菲齐博物馆是由托斯卡纳大公、梅迪奇家族的弗朗西斯科一世于1581年所建立的一座博物馆。该博物馆收藏并向公众展示了众多世界级艺术大师的珍贵作品。如乔托和卡拉瓦乔、波提切利和提耶波罗、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等等。此外,乌菲齐博物馆还珍藏着大量鲜为人知的、但却值得重视的优秀作品,本次展览即可见一斑。

$Page$

展览三部分介绍

第一部分
风景画

对于风景的描绘,最初仅限于用作表现宗教或世俗场景的背景。自十六世纪末开始,风景逐渐受到重视,直到经历了漫长的十七世纪,它才成为一个固定的绘画品种。那时,最富诗意、令人陶醉的地中海自然风光对外国艺术家的吸引甚至超过了意大利风景和宏伟壮观的古罗马遗迹。正是这些来自荷兰、佛兰德、法国、德国的艺术家们通过探究自然之奥秘,在真实生活中研究一天中不同时间光线的变化,率先以现代的艺术语言来描绘那些充斥圣经和神话人物的风景。

当时在佛罗伦萨,许多梅迪奇家族成员热衷于收藏风景画来丰富他们的藏品。他们的收藏范围相当广泛:从十七世纪早期精细的森林、山岭和湖泊的写实作品,到对大自然夸张粗犷的描绘,再到十八世纪那些讲究透视、空间与层次的画作,均在其收藏之列。

第二部分
静物画

自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初,一种新的绘画类型在意大利和欧洲艺术界开始流行,那些本不起眼的物品现在成了描绘对象。实际上,在此之前,为了满足古典神话或基督教圣经故事插图的基本需求而描绘一些物品或果实的做法曾经一度风靡。人们对大自然的好奇,在当时提倡以新的方式探究真实世界的文化背景下,推动了静物画的成熟。十七世纪末至十八世纪初,静物画在佛罗伦萨地区的流行达到顶峰。梅迪奇家族的成员热衷于收藏这类描绘花卉、食物以及其它任何能够抓住他们眼球的物品的绘画,其中尤以科西莫三世大公(1642~1723)和费尔迪南多王子(1663~1713)为甚。正因如此,今天的乌菲齐博物馆才得以自豪地拥有这些无与伦比的静物杰作。

第三部分
肖像画

十五世纪,肖像画逐渐成为西方艺术中一种流行的绘画品种。这些肖像画流传后世的不仅是画中人物的模样,还有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最初,只有像君主、高级神职人员以及政治家这些杰出人士才有权力要求为其绘制肖像画,之后这一特权向更广泛的社会阶层扩展,尽管仍然只限于那些富裕的上流社会人士。十六世纪,人物姿势和画像尺寸变得更加多样化,而在上层社会,则产生了一种固定的模式,被称为“正式肖像”,即画面上的人物是真人大小的四分之三或是同真人一样大小。肖像画之所以有很高的知名度,对观赏者也极具吸引力,是因为人们希望通过图像,不但可以识别画中人物的体貌特征,也能够透视其心理特质。尽管如此,像梅迪奇家族这样的著名藏家,甚至还收藏有大量无名氏或是已被遗忘之人的肖像画,而这些画的价值高低往往取决于画家本身的名气大小。

自画像

最早的自画像出现于十四世纪,当时的画家把自己和他们的主顾一同画入宗教题材的场景之中。乌菲齐博物馆拥有迄今为止最古老、最为丰富的自画像藏品,其基础是红衣主教莱奥波多·梅迪奇(1617~1675)所收藏的80件艺术珍品,其中最初收藏的15件杰作已列入梅迪奇家族遗产之中。有一些藏品是由科西莫三世大公(1642~1723)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扩充的,大都为外国艺术家的精品。这些画作原来保存在彼提宫中,1687年被转移到了乌菲齐博物馆,并按尺寸大小分为两类。到十七世纪末,乌菲齐的自画像收藏远远多于欧洲的其他画廊和博物馆,入选乌菲齐博物馆已成为画家们梦寐以求的目标。作为梅迪奇大公继承者的洛林的彼得·利奥波德(1744~1792)将此类艺术品的收藏增加到了330件。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随着艺术品收藏热潮的兴起,230多位艺术家的画作入藏乌菲齐博物馆。如今,乌菲齐自画像收藏品的总数已达1650件之多。

$Page$

推荐作品介绍

三博士来朝
桑德罗·菲利佩皮,著称波提切利(佛罗伦萨,1445~1510),及十八世纪画家
1500~1510年
板面蛋彩画, 部分着色于十八世纪
乌菲齐博物

此画的主场景构框是由一些巨大的岩石堆衬托而成。沿景观向后继续延伸,可以看到在明亮的天空下,广阔的丘陵地带渐渐消失于远方的地平线上。其间,可瞥见巨大的、防御坚固的耶路撒冷城墙。那些络绎不绝从四面八方奔走而至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云集在三位圣贤之士的周围,朝拜神的化身的婴儿(耶稣)。据圣经记载,画中三圣贤跪在为了拯救世界而降生的圣婴之前膜拜。此画是波提切利在他生命的最后期间所创作,但鉴于一些未知的原因,他未能真正完成此画的着色。可能至十八世纪时,才被他人沿袭着这位十五世纪伟大画家的创意和构思,添加了部分色彩。即便如此,在这幅波提切利临终前的最后的作品之中,我们仍可明辨其细腻而且极富表现力的特征。

维纳斯和丘比特、狗及鹌鹑
提齐亚诺·维切利奥,著称提香
(皮叶维-迪卡多列,1488~1490~威尼斯,1576)
约1550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绚丽的女神维纳斯,佩戴着珍贵的珠宝,裸体侧卧,背后有爱神丘比特与其相抚拥。画面上还有一只象征忠诚的狗和一只鹌鹑,用以暗示贪婪的欲望和多生多育。画中人物的构图安排,似乎来源于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于1532年~1533年间创作的形象画“维纳斯与丘比特”的创意。可能提香于1545年间在罗马时见过该画,也可能是间接从瓦萨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意大利画家,建筑师和作家)的临摹品那里对该画得以领略。瓦萨里于十六世纪四十年代早期,曾为那些专门从事征订绘画的威尼斯富豪们临摹一些原作。我们也应考虑,米开朗基罗的创作也可能参照了他于1529年间在威尼斯短暂旅居时,曾研究过的其它类似版本。事实上在威尼斯绘画界中,最卓越的还是由乔尔乔涅(Giorgione)在年轻的提香协助下所创作的经典之作《入睡的维纳斯》。此画是众多威尼斯艺术家以侧卧女神为主题的作品系列的一部分。其中也包括那幅于1538
年创作的名画《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该画现也收藏于乌菲齐博物馆。

草地上的野餐

菲利普·德·安杰利,又名菲利普·纳波利塔诺(罗马? 1589?~1629)
1619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这幅画与《乡村舞会》都是为了装饰碧提宫中的公爵寓所而订制的。在这幅画中明显可见画家用以表现风景画的技法,类似“意大利化”北方派画家们的技法。灰绿色颜料和蓝色的基调使人联想到古罗马艺术家阿戈斯蒂诺·塔西(Agostino Tassi),因此,一度曾被误认为是塔西所作。这幅画对大自然的精确描述,林地中的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变化和一群飞向浩瀚天空的鸟儿;近前,画家用较小的场景生动地描绘出草地上的野餐以及野餐所用的器皿和食物。这样的技法使人联想到雅克·卡洛(Jacques Callot)的素描速写画,以及由“班博西昂塔”(Bamboccianti)画派的技法。(见展品《乡下的沐浴风情》和《厄米尼娅与牧人相伴》)

隐士
安东·弗朗西斯科·佩鲁兹尼(安科纳,1646或1647~米兰,1724)和亚历山大·马尼亚斯科(热那亚,1667~1749)
约1703~1704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本画与另一幅同名画,连同它们的两位作者的参考资料,均列入了梅迪奇家族费尔迪南多大公的1723年收藏品财产清册。费尔迪南多大公酷爱那些不拘谨笔法的绘画。这类近乎威尼斯画派的绘画,早期曾出现在佛罗伦萨的藏品中,当时的人们认为,只要掌握这种绘画技法,就能获得成功。根据1703
年之后的意大利托斯卡纳区官方记载,这一对同名为《隐士》的画是两位艺术家成功合作的完美典范。两幅《隐士》画的完美合作显现了风景画的进步和艺术创新,两类艺术大师在风景画中的两种不同的笔锋风格的巧妙融合尽显其中:一种风格是佩鲁兹尼的即兴自由发挥的艺术手法及特征;另一种是时人所公认的马尼亚斯科的大胆的、火焰般豪情的标志性风格。

瀑布风景
克劳德·约瑟夫·韦尔纳(阿维尼翁,1714~巴黎 1789)
1743~1748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这幅画描绘了一片浓密森林中的特色情景:巨大的瀑布从那可望不可及的陡峭的石崖峭壁上泻落而下。有四位主要的人物在瀑布前面惶惑不安地等待着什么。在他们的附近,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可怜的贫苦妇人,手持一根自制的渔杆,手臂上还挎着一个柳条篮子。1801年,这幅画与其姐妹篇,一幅描绘风暴中海上遇难船只的画,被同时购得,那幅画是法国画家韦尔纳画的许多海景画之中的一幅,克劳德被认为是当时的主要风景画家之一。他曾长期居于罗马,有机会向艺术大师萨尔瓦多·罗萨(16151673)学习,克劳德最后于1753
年回到法国。本画应该是他在罗马旅居时的最后阶段所画。

亚诺河圣三位一体桥风光
文森佐·托雷贾尼(布得里欧,1732年前~博洛尼亚,1782年后)
约1750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1744年,朱塞佩·佐奇雕刻了“佛罗伦萨风光”的系列雕刻艺术品。其中包括这幅画里所显现的,从阿诺河(Arno)彼岸的奥尔特拉诺(Oltrarno)看到的圣三位一体桥的壮观景色的雕品,使这一壮观的风光在十八世纪至十九世纪时名声高扬。该系列风景画也有佐奇的手绘版本,是以“著名的卡纳莱托方式”绘制的。另外还有几个雕刻版本的制品,它们与居住在佛罗伦萨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群体有关,其中包括两位英国人,贺拉斯·曼(Horace Mann)和画家托马斯·帕奇(Thomas Patch
)及他们的朋友。因此这幅画曾一度被认为是他们所画。现在这幅画已被确认是波伦亚画派的画家托雷贾尼在他旅居佛罗伦萨时所画。当时他曾依据佐奇雕刻品的透视画法的蓝图创作了多幅绘画。

莱达与天鹅
雅科波·科敏,别名罗巴斯蒂,又名丁托列托(1518或1519~威尼斯,1594)
约1551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根据古希腊神话故事,众神之父宙斯爱上了斯巴达国的王后莱达,他变成一只天鹅去引诱她。亲近过后不久,莱达产下两个双黄蛋,孵出两男两女:双子卡斯托耳(Castor)和波卢克斯(Pollux)及他们的妹妹双女海伦及克吕泰涅斯特拉(Helen and Clytemnestra)。在本画中,画家丁托列托选择了描绘在发生交合之前的情景,在画面的中间,狡猾的宙斯摆出极其性感的姿态向王后求爱。按文艺复兴绘画的惯例,画中的各元素都要烘托人体主角。本画中艺术家的构图的重点就是美化莱达的身体曲线,因此他不惜用过分慷慨的大幅的天鹅绒来衬托莱达的身体曲线;还用天鹅的长长的弯曲的脖子来影射诗意的表白;用快提而有力的笔法使红色的幔帐更具渲染的效果,来衬托那面色的苍白。

浮华的寓意
安东尼奥·德·佩雷达(巴利亚多利徳,1611~马德里,1678)
1660~1670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这幅巨画可能创作于西班牙菲利普四世的统治时期(1605~1665),画家用技能高超、学识渊博的构图方式,通过一系列象征性的物品,暗示了看破尘世虚荣后的醒悟。画面的左侧是几个阴森森的骷髅,象征着生命的短暂;一些盔甲的碎片,象征着武力的瞬态;还有一箱珠宝、一些钱币和扑克牌散放在铺着华丽的红色桌布的桌上,含蓄地映射着人世间的财富也不过是匆匆过往的身外之物。画面上最冠冕堂皇的物品,就是那花瓶和并排的地球仪,象征着皇家权势。这幅画的复杂寓意最后终结在左侧的那副“世界末日的大审判”的画中。

贝壳
朱塞佩·鲁欧波罗(那不勒斯,1630~1710)
约1670~1690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这幅画是这位那不勒斯艺术家的绘画规范的代表作。它绘出了特色各异的多种静物:花、水果、蔬菜、蘑菇、软体动物、鱼和位于中间的一只贝壳,这只贝壳给整幅作品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画的正中则被两个已经切开、即可食用的海胆。另一个亮点是贝壳旁边的两条鱼,其中一条好像是海鲤。这幅“图说分明”的画也表露朱塞佩缅怀在他叔叔乔万尼·巴蒂斯塔·鲁欧波罗(Giovan Battista Ruoppolo,1626-1693)画室学徒期间的难以报答的恩情。在那个阶段,他也受到以著名画家朱塞佩·雷科(Giuseppe Recco)(展品《鱼》的作者)为首的那不勒斯艺术家们的深刻影响。

花瓶
十七世纪下半叶佚名画家
十七世纪末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一只厚身水晶花瓶陈放在石座之上,位于画面正中央,无名画家构想出一束缤纷艳丽的鲜花,其中大多数已在瓶中吐蕊绽放,我们似乎感受到玫瑰、康乃馨、郁金香、鸢尾花和铃兰的幽幽芬芳。作品采用中央视角的构图,洋溢着高贵端庄的气息,花朵交错掩映,花冠垂下枝头,这份脆弱的欣喜,更增添了画面亲切之感。在色彩选择方面,粉红、蓝色和紫色等冷色,缀以橙色、红色等暖色,使整体色彩达到平衡和谐。作品中两朵橙色花从枝头飘落,悠悠舞向地面。晶莹的水滴从壶中滴落而下,沿着大理石架边缘细细流淌。

花瓶
安德烈·斯卡恰蒂(佛罗伦萨,1644~1710)
十七世纪末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这幅作品非常出色,展现了斯卡恰蒂最喜爱的画面构图,这只花瓶宛如一位观者静立于色彩缤纷的花卉庆典中。一束鲜花插在装饰花瓶中,陈放在光滑而简约的平面上,这与姹紫嫣红的花团形成鲜明的对比,形成视觉上的冲击。展颜怒放的郁金香、玫瑰和康乃馨便是众人目光的焦点,她们早已不再含苞待放,即将临近所有切花的共同归宿。它令人联想起美丽易逝,人生短暂。此外,作品也流露出自然元素,左下方一枝黄色郁金香露出桌面,似乎将从瓶身滑出。1865年,这幅作品与费罗尼收藏品一起被乌菲齐博物馆珍藏。

土耳其兵器
巴托洛梅奥·宾比(塞蒂尼亚诺,1648~佛罗伦萨,1723)
约1700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这幅画是费尔迪南多亲王委托宾比创作的,亲王对他的模仿天赋十分熟悉,要求宾比用两幅大型油画,描绘梅迪奇保存在乌菲齐博物馆几间房内的军械库中的土耳其兵器,大公家族没落后,大部分兵器已经流失,唯一幸存的是这一组画作。此画描绘了覆盖了一条东方桌毯的桌子上一堆吐射着寒光的手枪、火枪、短弯刀、匕首和马具,以及珍贵的丝绸面料,它们似乎是从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中缴获的战利品。从这些精心描绘的刀枪、面料光泽中可以看出画家精湛的绘画技巧,画面保存着不变的魅力,展现了他不同寻常的品味与异国情调的物品。

男孩肖像
(传)洛伦佐·迪·库若迪(佛罗伦萨,约1459~1537)
十五世纪末
画板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朦胧的深色背景下,透出一缕微弱的亮光,衬映出一个男孩的肖像,他戴红帽,穿朴素的棕色长袍,神情专注,若有所思。这件作品过去认为是马萨乔的作品,在1675年的目录清单中曾有所描述。该绘画以皮耶罗·迪·科西莫(Piero di Cosimo)之名展出。随后,被正式认定为洛伦佐·迪·库若迪的作品,他是委罗基奥(Andrea del Verrocchio)的学生和追随者,也是达·芬奇和佩鲁吉诺(Perugino)的同学。作品断代为1490年之后。画家赋予没有采用传统模式的板画肖像画,这往往受限于赞助人的苛刻期望。他摒弃了笔直的站姿,而将人物设定为头部自然倾斜,同时减少凝滞姿态,这样体现了人物独特的洞察力,并使形态更具流畅性。

男子肖像
(传)米歇尔·托西尼,又名米歇尔·德·基兰达约(佛罗伦萨,1503~1577)
约1545年
画板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棚木镶板,光滑的壁柱垂直进行分割,这便构成了这幅肖像的背景。画中架子覆盖着皮革,上面摆放着一只墨水瓶,几张封口的信笺和一本笔记本。这更像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写字台,而不是学者的书房。此前,人们认为此画是弗朗西斯·萨尔维亚蒂(Francesco Salviati,1510-1563)或弗朗西斯·布里纳(Francesco Brina)的作品,而米歇尔·托西尼的作品常令人联想起僵硬的姿势,圆胖的手和手指几乎没有任何握力,因此认为是米歇尔·托西尼的作品才更有说服力。画作修整后再次揭示了画面原有的着色,展现了珠宝的精致细节,以及胡须、金发的微妙处理。遗憾是桌上的信封没有清晰写明地址,那可是有助于确认年轻男子身份的重要线索。

法国王后玛丽亚·德·梅迪奇肖像(佛罗伦萨,1573~科隆,1642
乔万尼·利奥纳尔多·亨纳(1617~1641活跃于佛罗伦萨)
1628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这幅画被认为是由弗兰斯·普布斯(Frans Pourbus)保藏于佛罗伦萨的玛丽亚·德·梅迪奇(Maria deMedici)的两幅画像中的原版作品之一。作者乔万尼·利奥纳尔多·亨纳是乔万尼·碧利沃特(Giovanni Bilivert)的门生。画中人物便是托斯卡纳大公爵弗朗切斯科一世和奥地利乔安娜的女儿——玛丽亚。1600年,她嫁给了法国国王亨利四世;1610年,玛丽亚加冕为王后,之后不久,她的丈夫不幸被暗杀。画中描绘的王后身穿一袭珍贵的蓝色丝绒长裙,采用立体浮雕绣法,缀上金色百合(佛罗伦萨的标志),她用300余颗大珍珠,众多顶面磨平的钻石装点一身,而这仅仅是她精美珠宝中的一部分。

自画像
贾斯特斯·沙特曼斯(安特卫普,1597~佛罗伦萨,1681)
约1650~1660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贾斯特斯·沙特曼斯是佛兰德血统。1621年,沙特曼斯来到佛罗伦萨为科西莫二世效力,成为梅迪奇宫廷的画家和御用肖像画家。沙特曼斯共服务过三代或以上的梅迪奇君主。在沙特曼斯的成熟期,画作呈现出巴洛克风格。这是因为他与鲁本斯 (Rubens) 交往后以及1637年结识彼得罗·达·科尔托纳 (Pietro da Cortona)(在梅迪奇家族的碧提宫中工作)后,他接触了委拉斯开兹(Velázquez) 和巴西齐奥 (Baciccio) 的作品。该自画像于1704年被转移到乌菲齐博物馆,并于1675年记入红衣主教莱奥波尔多·德·梅迪奇的肖像画系列。他似乎在50岁左右创作了这幅自画像。在凡·戴克 (Van Dyck) 于1620年后不久为其画的肖像画中,沙特曼斯看起来要年轻很多,两幅画的比较结果支持了上面的猜测。该自画像的黑色镀金边框是原件。

自画像
卡罗勒斯·杜兰(查尔斯·埃米尔·奥古斯特·杜兰德)(里尔,1837~巴黎,1917)
署名并注明1869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乌菲齐博物馆管理层在 1887 年首次邀请卡罗勒斯·杜兰绘制一幅自画像,但直到 1913 年画像才姗姗来迟。同多年前许诺的一样,卡罗勒斯·杜兰送来了一幅他年轻时代的自画像:画面中他以经典的姿势拿着画笔和画板。然而,这幅画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画家的眼神,充满了自信;通过明暗对比效果,充分表现了画家在肖像画和其他作品中的表现力。卡罗勒斯·杜兰是法国上流社会中著名的肖像画家,他认为“绘画不是模仿艺术,而是解读的艺术。绘画所要表达的,是你对事物的感觉,而非事物本身。”作家埃米尔·左拉 (Émile Zola) 认为卡罗勒斯·杜兰师承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因为他作品中充盈着各种有趣、但却极富现代性的细节。

自画像
塞尔吉奥·特鲁希略·麦格耐特(卡尔达斯19111999
署名并注明1960年
布面油画
乌菲齐博物馆藏

麦格耐特对现代哥伦比亚绘画的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伴随着欧洲和美国运动,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开始,他受到了构成主义风格影响,不断尝试既古典而又引起强烈共鸣的创作风格。他首先将这种风格在书籍和杂志所制作海报和插画中试用。麦格耐特是一个多方面的艺术家,不仅从事绘画,在雕塑、插画、设计、陶艺,甚至是壁画方面均有涉猎。他糅合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古典主义,与哥伦比亚文化的古老而传统的形象传统,以一种婉婉道来的方式,讲述了这个国家、特别是原住民文化的历史(其中一幅壁画位于波哥大大学)。这幅捐赠给乌菲齐博物馆的作品,带有强烈的现实主义风格和心理深度,表现了画家在肖像体裁上纯熟的技巧。


 







 



 

 

作品图片

现场图片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

儿童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格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成人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公共教育活动申请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讲座活动预约表

姓名:
性别
联系电话:
有效证件类型: 身份证
证件号码:
电子邮箱:

温馨提示

尊敬的观众您好!感谢你参与我们的公教活动,期待您的到来!如因故不能准时参加活动,请发送短信至13261936837(梁老师)取消预约。如连续爽约三次以上,将影响您在我平台快速预约的征信,敬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