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院素描

  • >展览时间:2011-10-24 - 2011-12-02

展览详情

展览时间:2011年10月24日—12月2日展览地点:美国新泽西州威廉帕特森大学 宾轩展览馆主办单位: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美国新泽西州威廉帕特森大学承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威廉帕特森大学中国艺术中心、威廉帕特森大学宾轩展览馆赞助单位:美国新泽西州艺术基金会、林洁辉和严欣铠展览指导:潘公凯展览策划:徐 冰展览组织:王璜生、丛志远、克里斯汀·伊万格丽斯塔 前言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潘公凯我非常高兴中央美术学院能够与美国威廉帕特森大学合作,将我院60年来素描教学的优秀师生作品呈现给美国观众。中央美术学院自建院以来,一直将素描作为培养学生造型能力的重要基础训练,也将其视为我院整体教学格局中的核心问题。无论是在20世纪50、60年代以写实主义为主导,以现实主义创作为核心的艺术时期,还是自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面对国际艺坛中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等各种艺术思潮与创作方式的不断引入,我们一直坚定素描作为造型基础训练方式的重要地位,并不断探索其与造型艺术各门类,乃至造型艺术之外的设计、建筑等专业之间更好结合的多种可能性。中央美术学院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典范代表,我们希望通过本展览,回顾并探讨素描这一西方艺术的描绘方式,传入中国以后,产生了怎样的结果,中国的艺术界如何对待它的;素描在中国各社会阶段中,在我们的艺术教育和训练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以及素描与中国传统绘画、设计、建筑、综合艺术等门类之间,产生了什么样的关系。 我们衷心希望,此次展览能够让美国的艺术师生和社会公众了解素描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并以此为契机,更好地理解中国艺术的面貌,从而促进东西方艺术与文化的深入交流与融合。我们也相信此次展览将会是中央美术学院与威廉帕特森大学未来合作的良好开端。在此,我要向威廉帕特森大学、威廉帕特森大学中国艺术中心、宾轩展览馆的专家、学者和各位工作人员为此次展览所付出的辛勤工作致以真挚的感谢,尤其要感谢威廉帕特森大学校长凯瑟琳·华俊博士、资深副校长兼教务长爱德华·威尔博士、副教务长兼代艺术和大众传媒学院院长斯蒂夫·汉博士、中国艺术中心的丛志远教授、宾轩展览馆馆长克里斯顿·伊凡格里斯塔女士,感谢他们给予此次展览的大力支持和付出的巨大努力。我还要感谢中央美术学院及美术馆的相关工作人员,以及为此次展览提供赞助的个人与机构。预祝此次展览圆满成功! 2011年10月 $Page$前言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徐冰《中国学院素描》展,是从2010年《中央美术学院素描60年》大展的基础上,精选出的91件作品进行展出的。此展的目的在于以历史的、客观的、学术的态度来回看一下素描作为西方艺术的一种描绘方式,来到中国后,发生了什么。在一个同样强大又截然不同的文化语境里,中国艺术界是如何对待它的;在中国多变的社会阶段中、在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的进展中,它起到了哪些作用,其结果又是怎样的;素描与中国传统绘画、设计、建筑、综合艺术等门类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为此,我们四处搜寻,把中央美院60年来的素描历史资料找出来,把各阶段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及主张找出来;摆出几代人探索的原貌,这有助于我们比照“不同”与“类似”之处,辨别出优秀作品及众多主张之间的共同点——这也许就是人类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的“描绘”这门学科的核心部分。以这部分历史作为引子,在现今国际艺术格局的参照中,再深入到对艺术本体的关注和实质部分的探究。此次在北美的展览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对中央美院60年素描教学历史的梳理,回看从徐悲鸿时代到苏联方法引入,再到改革开放后的各阶段,中央美院素描学科进展过程的真实原貌和阶段性的认知盲点在哪里。为了看清各阶段的不同主张在素描实践及教学中的作用和结果,我们通过部分当事人对绘制作品回顾的方式,再现教与学的“现场情境”,将主张与实践融在一起。经历教与学之间微妙的碰撞,我们发现,中央美院的素描训练,留给学习者除造型的技能外,更深刻的部分似乎是教师的品格、对学术和艺术的态度与工作方法。第二部分,是关于“素描与创作思维”关系的考察。这部分展示了我院60年来部分创作以素描为主线的背景材料,揭示作品形成的思路历程。这些在当时曾经给社会以广泛影响的作品,创作者是怎样提炼出造型语言,又最终落实到画面上的。这里的每一个过程,都是视觉图式的发生个案——即艺术样式与艺术家所处时代之间关系的。这部分为我们提供了如何以艺术面对时代的经验,在来自于艺术内部与外部有限的“艺术”空间中,这些艺术家是如何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将绘画艺术推进的。同时,这也涉及到绘画基础与个性表达这两者在相克相生的较量中,是如何统一的课题。由于上世纪西方文化的强势,整个世界范围的美术教育受其影响,大规模抛弃了传统方式的素描基础训练。而中国艺术教育的进程与西方是错位的。在其他地区对严谨素描学科丢弃的时期,中国、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却保留和坚持了这一学科。由于特定的历史阶段与社会需求,选择了写实主义为主的艺术方向。中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徐悲鸿为代表的留法艺术家,带回了欧洲十九世纪写实绘画的方法。49年后又由于与苏联的特殊关系,中国素描教学较多地受到俄国素描体系的影响。文革结束后,大量新思想、性观念的进入,素描这一领域也有了新的气象与反思。在中国,从没有放弃这一学科,但一直有对素描问题的激烈讨论,并结合中国的国情对素描学科有所改造、深化和发展,由于中国人对艺术的评价体系注重对作者修养的品评,而不仅只看作品本身,在我国,素描训练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对人的质量提升的训练。在教与学的过程中,通过对每一笔的体会,通过交换感受的点滴小事,使学习者从一个粗糙的人变为一个精致的人、一个训练有素、懂得工作方法的人,懂得在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中明察秋毫的人。使学生具备从事任何领域者都必须具备的一种素质,一种穿透,容纳,消化各类艺术现象的能力以及执行的能力。最终解决的是水平问题,而不是风格问题。而这水平的提升,是在对每一笔处理的思辨过程中所获得的。中国人讲究“道”与“器”的关系。“道”既是境界而“器”是表达境界的手段。素描不仅对于传统写实绘画,它对于设计、建筑设计、时尚设计和新媒体艺术等大美术概念的领域的质量提升都据有重要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就像前不久,我院汽车设计专业外聘美籍教授汪镇宇(英文翻译用Edward Wong)看了《中央美术学院素描60年》大展》后惊讶地说:“中央美院汽车设计专业一定能够上的很快,因为汽车设计就需要这种严谨的态度和对造型如此的敏感度。”中央美院的学风是:最严谨的学术功底和最活跃的思想。追求各学科的精深与最前沿的开阔视野。艺术生态的健康进化与自然生态是一样的。健康、繁荣一定是在一个系统性的生物链中互为依存的,一种生物的灭绝实质,是对其它生物的损害。生态的自然繁殖是遵循丛林法则的,而文化的优胜劣汰是有阶段性价值观及历史语境判断的。学院的主要功能,有点象物种库和优生代基因的培育基地,是为艺术学科进行基因工程工作的。基因工程是具有学理性、标本性的,它是在市场化与艺术推广之前的工作。某种程度上,这是学院在艺术生态中的“责任田”。去年荷兰阿尔特兹艺术大学教授来中央美院访问,他们的目的是了解中国的艺术学院如何在发展新艺术、新学科的同时又保留了传统技法和手头能力,而这种经验在今天的世界艺术教育中是稀缺的。我说:“这本来是从你们那儿学来的,你们给丢了,我们还留着,而且已经成为我们艺术教育传统中的一部分。”事实上东西方的当代艺术教育各有所长和各自的误区。我们梳理自己的轨迹,既是帮助自己看到过去历史进程中的得失,也是获得思考未来发展的依据。真正当代的态度是不排斥任何有益的文化营养的。如何处理技能训练与当代的关系是观照当代问题不可缺失的部分,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课题,这也许是我们在将来可以给世界艺术教育提供的一种经验。我们必须面对我们的历史,使用好我们的资源,在中国这个前所未有的可能性与实验空间中,寻找符合中国上下文关系的当代美术教育体系。 2011年10月 $Page$前言美国威廉帕特森大学校长 凯瑟琳 华俊博士我热烈地欢迎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收藏的中国素描展览来到我们威廉帕特森大学中国艺术中心和大学艺术展览馆。素描作为一个艺术教育的传统学科,不仅仅是训练学生对物体描绘和表达的一种技法,同时亦是培养学生艺术观察,理解和思维的手段和途迳。不仅如此,除了在教学上的作用之外,素描本身也可以成为一种艺术表达的方式。 在此次展出的91幅作品中, 不仅有人体写生和素描,还有艺术家创作的草图。这些出自中国当代最卓越艺术家之手的优秀作品,让我们感受到他们在素描艺术领域中所取得的成就。 这些作品特别显露了素描,作为传统的西方艺术表达和表现的方法,在当今中国最重要的艺术家中找到了新的生机。我很高兴庆祝这次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和威廉帕特森大学之间的 合作。 我们一起来保持我们可爱的传统,展望我们的未来。我们衷心希望这个展览不仅是增进中央美术学院和威廉帕特森大学的交流和理解,也是对文化艺术上东方和西方,历史和现代,传统和创新的交融和发展。我衷心地感谢威廉帕特森大学中国艺术中心,宾轩展览馆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为此次展览的策划和组织所共同付出的努力,感谢林洁辉和严欣铠通过中国艺术中心对此展览的捐助和南希·艾仁霍夫博士筹款的努力和新泽西州艺术基金会的赞助。衷心祝愿该展览会的成功!
展览时间:2011年10月24日—12月2日
展览地点:美国新泽西州威廉帕特森大学 宾轩展览馆
主办单位: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美国新泽西州威廉帕特森大学
承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威廉帕特森大学中国艺术中心、威廉帕特森大学宾轩展览馆
赞助单位:美国新泽西州艺术基金会、林洁辉和严欣铠
展览指导:潘公凯
展览策划:徐 冰
展览组织:王璜生、丛志远、克里斯汀·伊万格丽斯塔


前言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潘公凯

我非常高兴中央美术学院能够与美国威廉帕特森大学合作,将我院60年来素描教学的优秀师生作品呈现给美国观众。

中央美术学院自建院以来,一直将素描作为培养学生造型能力的重要基础训练,也将其视为我院整体教学格局中的核心问题。无论是在20世纪50、60年代以写实主义为主导,以现实主义创作为核心的艺术时期,还是自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面对国际艺坛中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等各种艺术思潮与创作方式的不断引入,我们一直坚定素描作为造型基础训练方式的重要地位,并不断探索其与造型艺术各门类,乃至造型艺术之外的设计、建筑等专业之间更好结合的多种可能性。

中央美术学院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典范代表,我们希望通过本展览,回顾并探讨素描这一西方艺术的描绘方式,传入中国以后,产生了怎样的结果,中国的艺术界如何对待它的;素描在中国各社会阶段中,在我们的艺术教育和训练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以及素描与中国传统绘画、设计、建筑、综合艺术等门类之间,产生了什么样的关系。

我们衷心希望,此次展览能够让美国的艺术师生和社会公众了解素描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并以此为契机,更好地理解中国艺术的面貌,从而促进东西方艺术与文化的深入交流与融合。我们也相信此次展览将会是中央美术学院与威廉帕特森大学未来合作的良好开端。

在此,我要向威廉帕特森大学、威廉帕特森大学中国艺术中心、宾轩展览馆的专家、学者和各位工作人员为此次展览所付出的辛勤工作致以真挚的感谢,尤其要感谢威廉帕特森大学校长凯瑟琳·华俊博士、资深副校长兼教务长爱德华·威尔博士、副教务长兼代艺术和大众传媒学院院长斯蒂夫·汉博士中国艺术中心的丛志远教授、宾轩展览馆馆长克里斯顿·伊凡格里斯塔女士,感谢他们给予此次展览的大力支持和付出的巨大努力。我还要感谢中央美术学院及美术馆的相关工作人员,以及为此次展览提供赞助的个人与机构。

预祝此次展览圆满成功!


2011年10月


$Page$
前言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徐冰

《中国学院素描》展,是从2010年《中央美术学院素描60年》大展的基础上,精选出的91件作品进行展出的。此展的目的在于以历史的、客观的、学术的态度来回看一下素描作为西方艺术的一种描绘方式,来到中国后,发生了什么。在一个同样强大又截然不同的文化语境里,中国艺术界是如何对待它的;在中国多变的社会阶段中、在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的进展中,它起到了哪些作用,其结果又是怎样的;素描与中国传统绘画、设计、建筑、综合艺术等门类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为此,我们四处搜寻,把中央美院60年来的素描历史资料找出来,把各阶段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及主张找出来;摆出几代人探索的原貌,这有助于我们比照“不同”与“类似”之处,辨别出优秀作品及众多主张之间的共同点——这也许就是人类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的“描绘”这门学科的核心部分。以这部分历史作为引子,在现今国际艺术格局的参照中,再深入到对艺术本体的关注和实质部分的探究。

此次在北美的展览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对中央美院60年素描教学历史的梳理,回看从徐悲鸿时代到苏联方法引入,再到改革开放后的各阶段,中央美院素描学科进展过程的真实原貌和阶段性的认知盲点在哪里。

为了看清各阶段的不同主张在素描实践及教学中的作用和结果,我们通过部分当事人对绘制作品回顾的方式,再现教与学的“现场情境”,将主张与实践融在一起。经历教与学之间微妙的碰撞,我们发现,中央美院的素描训练,留给学习者除造型的技能外,更深刻的部分似乎是教师的品格、对学术和艺术的态度与工作方法。

第二部分,是关于“素描与创作思维”关系的考察。这部分展示了我院60年来部分创作以素描为主线的背景材料,揭示作品形成的思路历程。这些在当时曾经给社会以广泛影响的作品,创作者是怎样提炼出造型语言,又最终落实到画面上的。这里的每一个过程,都是视觉图式的发生个案——即艺术样式与艺术家所处时代之间关系的。这部分为我们提供了如何以艺术面对时代的经验,在来自于艺术内部与外部有限的“艺术”空间中,这些艺术家是如何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将绘画艺术推进的。同时,这也涉及到绘画基础与个性表达这两者在相克相生的较量中,是如何统一的课题。

由于上世纪西方文化的强势,整个世界范围的美术教育受其影响,大规模抛弃了传统方式的素描基础训练。而中国艺术教育的进程与西方是错位的。在其他地区对严谨素描学科丢弃的时期,中国、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却保留和坚持了这一学科。由于特定的历史阶段与社会需求,选择了写实主义为主的艺术方向。中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徐悲鸿为代表的留法艺术家,带回了欧洲十九世纪写实绘画的方法。49年后又由于与苏联的特殊关系,中国素描教学较多地受到俄国素描体系的影响。文革结束后,大量新思想、性观念的进入,素描这一领域也有了新的气象与反思。在中国,从没有放弃这一学科,但一直有对素描问题的激烈讨论,并结合中国的国情对素描学科有所改造、深化和发展,由于中国人对艺术的评价体系注重对作者修养的品评,而不仅只看作品本身,在我国,素描训练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对人的质量提升的训练。在教与学的过程中,通过对每一笔的体会,通过交换感受的点滴小事,使学习者从一个粗糙的人变为一个精致的人、一个训练有素、懂得工作方法的人,懂得在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中明察秋毫的人。使学生具备从事任何领域者都必须具备的一种素质,一种穿透,容纳,消化各类艺术现象的能力以及执行的能力。最终解决的是水平问题,而不是风格问题。而这水平的提升,是在对每一笔处理的思辨过程中所获得的。

中国人讲究“道”与“器”的关系。“道”既是境界而“器”是表达境界的手段。素描不仅对于传统写实绘画,它对于设计、建筑设计、时尚设计和新媒体艺术等大美术概念的领域的质量提升都据有重要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就像前不久,我院汽车设计专业外聘美籍教授汪镇宇(英文翻译用Edward Wong)看了《中央美术学院素描60年》大展》后惊讶地说:“中央美院汽车设计专业一定能够上的很快,因为汽车设计就需要这种严谨的态度和对造型如此的敏感度。”

中央美院的学风是:最严谨的学术功底和最活跃的思想。追求各学科的精深与最前沿的开阔视野。艺术生态的健康进化与自然生态是一样的。健康、繁荣一定是在一个系统性的生物链中互为依存的,一种生物的灭绝实质,是对其它生物的损害。生态的自然繁殖是遵循丛林法则的,而文化的优胜劣汰是有阶段性价值观及历史语境判断的。学院的主要功能,有点象物种库和优生代基因的培育基地,是为艺术学科进行基因工程工作的。基因工程是具有学理性、标本性的,它是在市场化与艺术推广之前的工作。某种程度上,这是学院在艺术生态中的“责任田”。去年荷兰阿尔特兹艺术大学教授来中央美院访问,他们的目的是了解中国的艺术学院如何在发展新艺术、新学科的同时又保留了传统技法和手头能力,而这种经验在今天的世界艺术教育中是稀缺的。我说:“这本来是从你们那儿学来的,你们给丢了,我们还留着,而且已经成为我们艺术教育传统中的一部分。”

事实上东西方的当代艺术教育各有所长和各自的误区。我们梳理自己的轨迹,既是帮助自己看到过去历史进程中的得失,也是获得思考未来发展的依据。真正当代的态度是不排斥任何有益的文化营养的。如何处理技能训练与当代的关系是观照当代问题不可缺失的部分,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课题,这也许是我们在将来可以给世界艺术教育提供的一种经验。我们必须面对我们的历史,使用好我们的资源,在中国这个前所未有的可能性与实验空间中,寻找符合中国上下文关系的当代美术教育体系。


2011年10月


$Page$
前言

美国威廉帕特森大学校长 凯瑟琳 华俊博士

我热烈地欢迎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收藏的中国素描展览来到我们威廉帕特森大学中国艺术中心和大学艺术展览馆。

素描作为一个艺术教育的传统学科,不仅仅是训练学生对物体描绘和表达的一种技法,同时亦是培养学生艺术观察,理解和思维的手段和途迳。不仅如此,除了在教学上的作用之外,素描本身也可以成为一种艺术表达的方式。

在此次展出的91幅作品中, 不仅有人体写生和素描,还有艺术家创作的草图。这些出自中国当代最卓越艺术家之手的优秀作品,让我们感受到他们在素描艺术领域中所取得的成就。

这些作品特别显露了素描,作为传统的西方艺术表达和表现的方法,在当今中国最重要的艺术家中找到了新的生机。

我很高兴庆祝这次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和威廉帕特森大学之间的 合作。 我们一起来保持我们可爱的传统,展望我们的未来。我们衷心希望这个展览不仅是增进中央美术学院和威廉帕特森大学的交流和理解,也是对文化艺术上东方和西方,历史和现代,传统和创新的交融和发展。

我衷心地感谢威廉帕特森大学中国艺术中心,宾轩展览馆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为此次展览的策划和组织所共同付出的努力,感谢林洁辉和严欣铠通过中国艺术中心对此展览的捐助和南希·艾仁霍夫博士筹款的努力和新泽西州艺术基金会的赞助。

衷心祝愿该展览会的成功!

作品图片

现场图片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

儿童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格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成人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公共教育活动申请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讲座活动预约表

姓名:
性别
联系电话:
有效证件类型: 身份证
证件号码:
电子邮箱:

温馨提示

尊敬的观众您好!感谢你参与我们的公教活动,期待您的到来!如因故不能准时参加活动,请发送短信至13261936837(梁老师)取消预约。如连续爽约三次以上,将影响您在我平台快速预约的征信,敬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