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ink:辺(线上联合展览)

  • >展览时间:2020-11-21 - 2021-05-23
  • >展览地点:http://we-link.chronusartcenter.org
  • >开幕时间:2020-11-21 11:00
  • >主办机构: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 >总策展人: 张尕
  • >线上联合展览: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ZKM(卡尔斯鲁厄) HeK(巴塞尔电子艺术中心) V2_不稳定媒体(鹿特丹) 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艺术项目(日内瓦) Elektra国际电子艺术节(蒙特利尔) 列奥纳多/国际艺术-科学与技术协会 白南准美术馆(首尔) 哥本哈根当代艺术馆(哥本哈根) 光艺术空间(柏林) 合作: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艺术港(Artport)”项目 (纽约)
  • >特别感谢: 瑞士文化基金会上海办公室

展览详情

线上联合展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 | ZKM(卡尔斯鲁厄),HeK(巴塞尔电子艺术中心),V2_不稳定媒体(鹿特丹),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艺术项目(日内瓦),Elektra国际电子艺术节(蒙特利尔),列奥纳多/国际艺术-科学与技术协会,白南准美术馆(首尔),哥本哈根当代艺术馆(哥本哈根),光艺术空间(柏林);合作: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艺术港(Artport)”项目 (纽约)艺术家:麦克·本尼特(Mike Bennett),瓦法·比拉尔(Wafaa Bilal),陈朋朋,乔纳·布鲁克尔-科恩(Jonah Brucker-Cohen),马修·凯鲁比尼(Matthieu Cherubini),保罗·奇里奥(Paolo Cirio),里昂·埃克特(Leon Eckert),乌苏拉·恩德利歇尔(Ursula Endlicher),exonemo,赫维·格劳曼(Hervé Graumann),郭城,维塔斯·扬卡乌什卡斯(Vytas Jankauskas),知识机器研究(Knowbotic Research),LAN,梁雨荭,刘行,雅努斯·隆德(Jonas Lund),劳伦·李·麦卡锡(Lauren Lee McCarthy),凯尔·麦克唐纳(Kyle McDonald),哈伦·米尔扎(Haroon Mirza),爱弗勒斯·皮普金(Everest Pipkin),科妮莉亚·索尔弗兰克(Cornelia Sollfrank),沃夫冈·施泰勒(Wolfgang Staehle),明天(Ubermorgen),马切尔·維希涅夫斯基(Maciej Wisniewski),徐昊旻,赵华,周蓬岸策展人:张尕主办: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主办的群展"We=Link:辺",展出来自网络艺术先驱到千禧一代的28位艺术家和艺术家组合的22件作品。展览在现场与线上所呈现的作品跨越三十年网络艺术实践——从1991年The Thing BBS的首个互联网时代作品至展览开幕时仍在发展中的最新创作。常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后的前卫艺术,并被广泛称为网络艺术的现象伴随着互联网的崛起出现于90年代初期。网络艺术经历了一段深切融入以新媒体为动力的新经济及在其影响下的文化和社会的充溢着实验,创造和批评的时期。至1997年,曾经处于边缘的网络艺术实践获得了体制的认可,并伴随随着互联网的商业化运作,网络艺术,就如艺术史家迪特尔·丹尼尔(Dieter Daniels)所说的那样,似乎“面临着终结或处于一个转折点”。 本次展览以所谓的网络艺术之“终结”为新起点,在诸多基于网络的艺术表现形式中,勾勒出在此节点之后散发的实践轨迹。展览没有将网络艺术分类定义,而是发掘网络泡沫崩塌后, 在新自由主义和认知资本主义盛行,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兴起之际的多变发展、多种策略、批判立场和美学实验。“辺”揭示了这些艺术家作品中所固有的前卫"网络姿态" (nettitudes) 的连续性。 展览包括最早由艺术家运营的BBS公告板系统-及随后流行的社交网络的前身,以及不同形态的艺术立场及创意技术。它们旨在打破企业对网络基础设施和规则的垄断,以应迎的姿态以及诙谐的指涉呈现出网络安全和全景社会的内在机制,干预或挪用商业或机构的行为模式。同时,随着飞速发展的技术所带来的新可能与挑战,网络艺术的实验性特质也不断发展出各种各样的美学主张。沃夫冈·施泰勒,“The Thing公告板”图片由艺术家惠允在“日出/日落(Sunrise/Sunset)”框架下产生的两件作品将在每天的昼夜之交,以当地时区和环境数据直接干预并占领展览网页以及部分合作机构的网站,揭示网络之全球性中的本地性,及其所固有的僭越及变异性。exonemo,“0 到 1 / 1 到 0”, 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艺术港(Artport)”项目图片由艺术家惠允本次展览还将呈现中国早期互联网文化在上世纪90年代末至2000年初成形时期的珍贵藏品。这些作品中业余爱好者的热情和自传播的主动性与前人的先锋精神有着显著的传承之处。 周蓬岸,“人民计算机”图片由艺术家惠允1999年,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ZKM举办了名为“网络_状况(net_condition)”的展览, 预告了一个由网络定义的世纪的到来。如今,网络状况已然成为一种永久状况,这亦为一种后人类状况,网络状况则是其循环和呼吸的先决条件。在一个受困于大流行病毒和虚假信息肆虐的世界中,在一个因大公司的贪婪行将破产的世界里;在一个充满动荡和危机,并在人工智能加速下的库兹韦利亚式超人奇点的前馈预测的世界中;在一个洋溢着激情和救赎,无处不使人回想起先锋派得以萌生的世界里,网络艺术,这个二十世纪最后的前卫艺术,也许将会在这个“转折点”上,再次怀揣唐吉诃德式的无畏,带着一点嬉戏,一点骚动,用行动,以美的名义、经由侧道,再一次从边缘出发去重塑历史。 展览将附有一篇延申文章,进一步将作品置于网络艺术,亦或先锋艺术的历史传统中予以解读。 一系列与展览相关的项目与表演将在展览六个月的展期内呈现。 “We=Link:辺”系线上艺术平台项目“We=Link”第二期。该项目由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于2020年2月发起,以作为对疫情爆发所导致的文化项目停摆之回应。 “We=Link:辺”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ZKM,HeK(巴塞尔电子艺术中心)、V2_不稳定媒体(鹿特丹)、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艺术项目(日内瓦)、Elektra国际电子艺术节(蒙特利尔)、列奥纳多/国际艺术-科学与技术协会、白南准美术馆(首尔)、哥本哈根当代艺术馆(哥本哈根)、光艺术空间(柏林)联合线上呈现,并与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艺术港(Artport)”项目合作。主办 线上联合呈现合作artport / The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线上联合展览: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 | ZKM(卡尔斯鲁厄),HeK(巴塞尔电子艺术中心),V2_不稳定媒体(鹿特丹),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艺术项目(日内瓦),Elektra国际电子艺术节(蒙特利尔),列奥纳多/国际艺术-科学与技术协会,白南准美术馆(首尔),哥本哈根当代艺术馆(哥本哈根),光艺术空间(柏林);合作: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艺术港(Artport)”项目 (纽约)


艺术家:

麦克·本尼特(Mike Bennett),瓦法·比拉尔(Wafaa Bilal),陈朋朋,乔纳·布鲁克尔-科恩(Jonah Brucker-Cohen),马修·凯鲁比尼(Matthieu Cherubini),保罗·奇里奥(Paolo Cirio),里昂·埃克特(Leon Eckert),乌苏拉·恩德利歇尔(Ursula Endlicher),exonemo,赫维·格劳曼(Hervé Graumann),郭城,维塔斯·扬卡乌什卡斯(Vytas Jankauskas),知识机器研究(Knowbotic Research),LAN,梁雨荭,刘行,雅努斯·隆德(Jonas Lund),劳伦·李·麦卡锡(Lauren Lee McCarthy),凯尔·麦克唐纳(Kyle McDonald),哈伦·米尔扎(Haroon Mirza),爱弗勒斯·皮普金(Everest Pipkin),科妮莉亚·索尔弗兰克(Cornelia Sollfrank),沃夫冈·施泰勒(Wolfgang Staehle),明天(Ubermorgen),马切尔·維希涅夫斯基(Maciej Wisniewski),徐昊旻,赵华,周蓬岸

策展人:张尕

主办: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主办的群展"We=Link:辺",展出来自网络艺术先驱到千禧一代的28位艺术家和艺术家组合的22件作品。展览在现场与线上所呈现的作品跨越三十年网络艺术实践——从1991年The Thing BBS的首个互联网时代作品至展览开幕时仍在发展中的最新创作。常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后的前卫艺术,并被广泛称为网络艺术的现象伴随着互联网的崛起出现于90年代初期。网络艺术经历了一段深切融入以新媒体为动力的新经济及在其影响下的文化和社会的充溢着实验,创造和批评的时期。至1997年,曾经处于边缘的网络艺术实践获得了体制的认可,并伴随随着互联网的商业化运作,网络艺术,就如艺术史家迪特尔·丹尼尔(Dieter Daniels)所说的那样,似乎“面临着终结或处于一个转折点”。 本次展览以所谓的网络艺术之“终结”为新起点,在诸多基于网络的艺术表现形式中,勾勒出在此节点之后散发的实践轨迹。展览没有将网络艺术分类定义,而是发掘网络泡沫崩塌后, 在新自由主义和认知资本主义盛行,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兴起之际的多变发展、多种策略、批判立场和美学实验。“辺”揭示了这些艺术家作品中所固有的前卫"网络姿态" (nettitudes) 的连续性。 展览包括最早由艺术家运营的BBS公告板系统-及随后流行的社交网络的前身,以及不同形态的艺术立场及创意技术。它们旨在打破企业对网络基础设施和规则的垄断,以应迎的姿态以及诙谐的指涉呈现出网络安全和全景社会的内在机制,干预或挪用商业或机构的行为模式。同时,随着飞速发展的技术所带来的新可能与挑战,网络艺术的实验性特质也不断发展出各种各样的美学主张。

1605767003516638.jpg

沃夫冈·施泰勒,“The Thing公告板”

图片由艺术家惠允

在“日出/日落(Sunrise/Sunset)”框架下产生的两件作品将在每天的昼夜之交,以当地时区和环境数据直接干预并占领展览网页以及部分合作机构的网站,揭示网络之全球性中的本地性,及其所固有的僭越及变异性。

1605767045134120.png

exonemo,“0 到 1 / 1 到 0”, 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艺术港(Artport)”项目

图片由艺术家惠允

本次展览还将呈现中国早期互联网文化在上世纪90年代末至2000年初成形时期的珍贵藏品。这些作品中业余爱好者的热情和自传播的主动性与前人的先锋精神有着显著的传承之处。

 1605767063447385.jpg


周蓬岸,“人民计算机”

图片由艺术家惠允

1999年,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ZKM举办了名为“网络_状况(net_condition)”的展览, 预告了一个由网络定义的世纪的到来。如今,网络状况已然成为一种永久状况,这亦为一种后人类状况,网络状况则是其循环和呼吸的先决条件。在一个受困于大流行病毒和虚假信息肆虐的世界中,在一个因大公司的贪婪行将破产的世界里;在一个充满动荡和危机,并在人工智能加速下的库兹韦利亚式超人奇点的前馈预测的世界中;在一个洋溢着激情和救赎,无处不使人回想起先锋派得以萌生的世界里,网络艺术,这个二十世纪最后的前卫艺术,也许将会在这个“转折点”上,再次怀揣唐吉诃德式的无畏,带着一点嬉戏,一点骚动,用行动,以美的名义、经由侧道,再一次从边缘出发去重塑历史。 展览将附有一篇延申文章,进一步将作品置于网络艺术,亦或先锋艺术的历史传统中予以解读。 一系列与展览相关的项目与表演将在展览六个月的展期内呈现。

 “We=Link:辺”系线上艺术平台项目“We=Link”第二期。该项目由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于2020年2月发起,以作为对疫情爆发所导致的文化项目停摆之回应。 “We=Link:辺”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ZKM,HeK(巴塞尔电子艺术中心)、V2_不稳定媒体(鹿特丹)、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艺术项目(日内瓦)、Elektra国际电子艺术节(蒙特利尔)、列奥纳多/国际艺术-科学与技术协会、白南准美术馆(首尔)、哥本哈根当代艺术馆(哥本哈根)、光艺术空间(柏林)联合线上呈现,并与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艺术港(Artport)”项目合作。


主办

 https://static.cafamuseum.org/museum-image/image/202011/sy_1605767099870100.jpg


线上联合呈现

1605767113551788.jpg

合作

artport / The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相关文章

We=Link:辺

2020-11-19

网络艺术,这个二十世纪最后的前卫艺术,也许将会在这个“转折点”上,再次怀揣唐吉诃德式的无畏,带着一点嬉戏,一点骚动,用行动,以美的名义、经由侧道,再一次... ...更多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

儿童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格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成人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公共教育活动申请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讲座活动预约表

姓名:
性别
联系电话:
有效证件类型: 身份证
证件号码:
电子邮箱:

温馨提示

尊敬的观众您好!感谢你参与我们的公教活动,期待您的到来!如因故不能准时参加活动,请发送短信至13261936837(梁老师)取消预约。如连续爽约三次以上,将影响您在我平台快速预约的征信,敬请理解!